隱秘而偉大第46集

第46集:鍾百鳴懷疑夏繼成中槍 沈青禾為救周明佩暴露

請選擇集數

收起

因於趙志勇的行為,顧耀東瞬間明白他來顧家的真正原因,方才的感動全然變成笑話,就連笑容也都戛然而止,氣氛陷入沉寂。冷場片刻過後,趙志勇試圖重新尋找話題,但是顧耀東依舊不冷不熱地回應著,最終這場談話以侷促告別方式結束。儘管趙志勇很開心顧耀東掛牽自己的母親,可他也僅是掛牽趙母,並未摻雜半點兄弟情分。

齊昇平在金門飯店設宴,邀請各級長官為夏繼成接風洗塵。鍾百鳴笑而不語,目光緊緊盯著夏繼成,尤其發現他左手似乎有所不便,於是越發篤定心中猜測。與此同時,沈青禾親自前往郊外尋回周明佩,主動向她闡述關於此次任務內容。

小紹興飯館內,刑二處警員們齊聚一桌,雖然酒菜早已擺好,可是誰都沒有動筷,似乎仍是抱有一絲期待。直到夜色漸濃,四人難掩失落,準備離開之際,沒想到夏繼成穿著軍裝從門外走來,直接將裝有烤雞的油紙袋丟在桌上。大家見此驚喜萬分,爭相脫掉警察制服,擼起袖子大吃一頓,隨著熱鬧聲起,仿佛重回當初美好時光。

趙志勇連夜去見鍾百鳴,如實匯報情況,然而鍾百鳴並未放鬆戒心,叮囑他多加留意雜貨鋪老闆的動向。察覺到趙志勇情緒低落,鍾百鳴提醒他切莫心慈手軟,如果還是怯懦性格毫無成就,恐怕再也沒錢給趙母續命。

顧耀東為防止引人猜忌,便在第二天重回警局上班,果然鍾百鳴假借關心為由,親自帶他去醫務室檢查身體,結果肩膀沒有任何傷口。

當天夜裡,沈青禾主動給顧耀東擦藥,只見他後背赫然露出一道斜長傷口,原來當晚夏繼成及時將顧耀東按在方向盤上,導致子彈並未直接傷及肩膀,而是擦過背部射入椅背。

由於傷口發炎嚴重,普通消毒藥品已經毫無作用,所以老董托人弄些磺胺粉放在店裡。顧耀東知道沈青禾明明擔心自己還嘴硬,繼而難掩喜愛之情,直接起身偷親沈青禾。恰巧此時顧邦才想讓兒子試襯衣,老兩口突然闖進房間,看到顧耀東赤裸上身,沈青禾躲在身後,場面一度尷尬。顧母趕忙拽著顧邦才回房,責怪老頭子打擾兒子的好事,沈青禾羞澀跑回房間,卻在關門那瞬笑了起來。

正當一切步入正軌,危機似乎快要過去,沒想到雜貨鋪老闆娘突然找到鍾百鳴,指認當天打電話之人正是鴻豐米店夥計。鍾百鳴收到訊息後,立刻帶人去米點附近盯梢,遠遠望去,門口掛著“長期收購大米”的牌子,看似正常。

老董發現附近已被埋伏警局眼線,於是趕緊摘下“長期收購大米”的牌子,用門口的水桶沖刷,放在地上晾曬,代表著米店不再安全,而看到信號的通知也會自動離開。

夥計準備前往米亞咖啡館去見周明佩,一來交接任務,再則安排住所。可在期間察覺被人跟蹤,於是決定取消街頭,沒想到剛上黃包車就被鍾百鳴攔下。

縱然夥計慘遭酷刑仍舊不肯招供,鍾百鳴吩咐趙志勇將雜貨鋪老闆的兒子帶到刑訊室,其他人則抓來雜貨鋪老闆夫婦。雜貨鋪男老闆被打得滿臉是血,老闆娘癱在旁邊已經哭不出來,鍾百鳴用孩子作威脅,米店夥計無法忍受,只能說出實情。

眼見顧耀東傷口引發各種炎症,如今已是高燒不退,沈青禾立馬趕往新聯絡點的“雨田照相館”,並從負責人岳老闆手裡接過磺胺粉。當她準備離開時,忽然收到老董打來的電話,得知交接地點已被暴露,於是趕忙前往米亞咖啡館。

沈青禾為保護周明佩,率先一步來到吧檯說出暗號。周明佩見此舉動,心下瞭然,不動聲色地找個位置坐下。鍾百鳴笑意盈盈地來到沈青禾面前,主動邀請她吃甜點,直到一名便衣警察匆忙跑進咖啡館,手裡拿著沈青禾藏在卡車駕駛座下的坤包。

意識到自己已經無法安然脫身,沈青禾不願連累顧耀東,僅在沉默片刻後,主動從包里拿出所有東西,其中包括那盒磺胺粉。周明佩坐在隔壁桌前,目睹鍾百鳴帶著沈青禾離開,強忍悲痛。

一間廢棄的工廠廠房內,沈青禾被反綁在刑具上,全身已是皮開肉綻,趙志勇畏畏縮縮站在門口,甚至連抬頭看她一眼的勇氣都沒有。鍾百鳴逼問關於磺胺粉的來源,結果沈青禾堅持不肯透露,於是更加確定磺胺粉是為夏繼成採購,便當著她的面前,直接倒掉所有磺胺粉灑。

警員將米店夥計帶到沈青禾面前,倆人互相對視,彼此皆沒有言語,最終米店夥計咬斷舌頭,鍾百鳴惱羞成怒開槍將他打死。趙志勇看著屍體像麻袋一樣被人拖走,聽著鍾百鳴惡魔般的聲音,只覺得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