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秘而偉大第48集

第48集:夏繼成反擊鐘百鳴陰謀 顧耀東與沈青禾道分別

請選擇集數

收起

眼下家裡再添一位警察,顧家老兩口格外歡迎,喜笑顏開。唯獨顧耀東神色如常,沉默地收拾著書本和衣物,準備搬到亭子屋住。兩個昔日好友坐在房間裡,拘謹且疏離,即便聊起趙母也是源於無話可說。顧耀東巧妙避開關於夏繼成的問題,繼而談及那句“不忘年輕時的夢想”,也希望趙志勇不忘初衷。

隔日大早,顧家灶台燃起炊煙,連帶米香四溢。因為趙志勇的到來,一家人極為熱情,連忙拿出壓箱大米招待,顧母也將自家女婿從南洋帶來的胃藥交給趙志勇,順便遞上兩捆金圓券,雖然錢不多,但好歹是聊表心意。

趙志勇見此深受感動,同時也為自己的心懷鬼胎而不恥,他是鍾百鳴藏在顧家的利刃,隨時都會齷齪地捅出去,使得滿屋幸福支離破碎。每每想到這裡,趙志勇幾乎無顏面對顧家,於是決定提交假條回鄉,懇請鍾百鳴另尋他人監視顧耀東。

然而鍾百鳴並未進行挽留,竟從抽屜拿出一封信函,表面佯裝對信內容毫不知情,更是淡然地看著趙志勇表情幾變,最終因為趙母病情惡化,被迫接受這份可以湊足三個月薪水的任務。

眼見趙志勇失魂落魄地走出辦公室,鍾百鳴面露譏諷,抽屜里還有好幾封趙母寫給兒子的信件,可惜皆被他扣下。這些信件飽含母親的思念,同樣是鍾百鳴用來牽制趙志勇的籌碼。

刑二處閒來無事,同僚們又是插科打諢的一天。顧耀東主動約孔科長下棋,偌大的戶籍科里不僅響起棋子落板的聲音,還有孔科長發自內心的感慨。外人皆知當今時局不穩,孔科長更是明言論政,認定將來必然是共黨得天下,百姓將安居樂業。

顧耀東提前回家,坐在桌前用小刀剔下照片,再小心翼翼地貼到證件本上。隨著一個叫做“王玉晨”的陌生名字映入眼帘,沈青禾也將以全新的身份開始生活,顧耀東久久凝視,戀戀不捨,從未想過終有一日會親手為她製作證件,隱姓埋名。

趙志勇拎著大米重回福安弄里,正值暮色降垂,他見顧耀東急匆匆出門,趕忙帶著假扮鞋匠、菜販的便衣警察悄悄跟去。

十六鋪碼頭的黑市內,顧耀東穿梭在眾多攤販之間,直至停在一處乾果攤前,用幾張美金與小販進行交易,接過長方形的紙盒。趙志勇等顧耀東離開,便從小販口中得悉顧耀東私下購買磺胺粉,經過反覆糾結,最終在兩名便衣警察的目光下撥通鍾百鳴電話,告知實情。

幾輛警車停在金門飯店外,鍾百鳴率先走下車,率領警員聲勢浩大地闖進夏繼成房間。此時夏繼成穿著睡衣靠在沙發上喝茶看書,即便面對這般陣勢,仍舊處瀾不驚。

鍾百鳴先禮後兵,吩咐趙志勇去房間搜查,沒想到那個用報紙包裹的長盒並非磺胺粉,而是普通的艾灸條,就算夏繼成當眾脫掉衣服,赤裸上身,仍未找到任何傷口痕跡。

警員們見此情形,連忙識趣地後退,夏繼成一掌打向趙志勇,目光卻緊盯著鍾百鳴,甚至十分大度地送給他一本《聖女貞德》,裡面有兩處關於悲劇的戲碼,即萬念俱灰亦或躊躇滿志。

鍾百鳴帶人突襲夏監察官的訊息不脛而走,整個警局上下皆有所聞,齊昇平默默等待著兩虎相爭的結果,當他得知夏繼成以勝利者的姿態出現時,立馬喜笑顏開地重新掛上字畫。

數十輛憲兵隊的卡車和吉普車停在警局大樓外,幾十名荷槍實彈的憲兵包圍大廳,繼而踹開副局長辦公室門,當場按住鍾百鳴,卸下他隨身配槍。

眾人皆知憲兵和警察歷來紛爭不斷,前幾年就有金都大戲院警憲火拚血案,所以大家也是避而遠之,儘量減少麻煩。正當所有警員爭相圍觀不敢上前,倒是齊昇平主動開口,假裝替鍾百鳴說情,但他並沒有真正阻撓夏繼成的抓捕,甚至在其離開後吩咐食堂加葷犒賞警局上下。

夏繼成氣勢凌人地朝外走去,臨上車前朝鐘百鳴狂揍兩拳,隨即跳上吉普車,揚長而去。鍾百鳴只能忍受這份屈辱,緊接被憲兵押上車離開,等待司令部的處置。

與此同時,顧耀東帶著警委行動隊衝進廢棄工廠實施營救,他背著沈青禾走出大門,迎著金黃色的夕陽朝前跑去,離開那陰暗的骯髒之地。

警委兩輛火車一前一後行駛在開闊的郊外路上,沈青禾與顧耀東站在車旁,感受著劫後餘生的平靜,還要迎接著即將分別的不捨。

沉默許久後,顧耀東拿出沈青禾平時藏在床底的小箱子鑰匙,連帶那本新證件一同交給沈青禾。從現在到將來,還有無數個漫長歲月,可是兩個人何時再見已成未知。夏繼成坐在轎車裡,看著車窗外互相擁抱的一對男女,笑的百感交集。

送別沈青禾,顧耀東獨自步行回家,他來到門口恰好聽見父母正在商討辦婚事。老兩口尚未有所察覺,還在嘰嘰喳喳憧憬著未來。趙志勇站在胡同拐角,望著顧耀東落寞轉身,視若無睹地從他旁邊走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