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秘而偉大第49集

第49集:趙志勇痛毆鍾百鳴被殺 顧耀東夏繼成並肩作戰

請選擇集數

收起

如今時局戡亂,許多百姓都去海潮寺尋求救濟,大家吃不起飯,春福飯館的生意也越發蕭條。老闆娘端出最後兩碗清粥鹹菜,擺在最後一張潔淨的平桌上,隨即識趣地離開,留給夏繼成和顧耀東的談話時間。

雖然鍾百鳴已被關進憲兵隊里,可他背後勢力不容小覷,難保不會提前釋放。為防止最後一次的發報過程免遭意外,夏繼成決定採用“移動式發報”,皆時會由顧耀東將警局的電子偵察車開到大沽路139號,從而讓周明佩在車上發報,即可增強信號強度,還能及時躲避電訊室的監測定位。

察覺到顧耀東還在為沈青禾的事情而愧疚,夏繼成主動坦露內心想法,無論是從前、現在亦或將來,依舊認為顧耀東的乾淨背景可以保障沈青禾幸福,能讓她像普通女孩那般無憂無慮。只有隨心而活,喜怒於色的沈青禾,才是夏繼成真正希望看到的結果,也是他本人的私心。

淮安老家來人告知趙母逝世的噩耗,怒斥趙志勇待在城裡太久,已經變成涼薄之人。待農漢走後,趙志勇匆忙闖進鍾百鳴辦公室,直接在抽屜里找到日期最近的一封信函。隨著“母病故”三個大字落入眼帘,趙志勇終是徹底絕望,繼而失魂落魄地踉蹌下樓,跪在拐角處嚎啕痛哭。

顧耀東舉著雨傘從家尋來,只見趙志勇頹廢地靠在麵攤門旁,因於周圍高樓林立,華燈初上,致使這裡顯得幽暗逼仄,僅剩一片人去樓空的淒涼。趙志勇緩緩感慨初來上海時的那幕情形,便是他站在警局天台張望城市夜景繁華,懷揣著“匡扶正義”的夙願,結果卻讓殘酷的現實擊垮所有美好善良,就連保護百姓也都成為奢望。

直到現在,趙志勇依然認為顧耀東比他幸運,從小生長於上海,有父母長姐疼愛,不用忍受人情冷暖和溫飽的瑣碎,可以肆無忌憚地衝動。倘若趙志勇與顧耀東的身份調換,或許還有另一番結局,可惜現在為時已晚,趙志勇決定重回淮安守著故土,也勸告顧耀東儘早從警局離開。

因為田副署長的斡旋,憲兵隊只好將鍾百鳴無罪釋放。原本趙志勇拿著辭呈去找齊昇平,可當得悉此事後,震驚、憤怒和怨恨接踵而來,於是趕在鍾百鳴發現之前衝上天台,一手反扣住鐵門,一手用槍指著顧耀東的腦袋。

面對趙志勇的追問,顧耀東默認共黨身份,眼睜睜看著趙志勇從煎熬糾結到釋懷,隨後便在他的掩護中逃走。鍾百鳴吩咐鄭新等人分散到各處搜查,根本無暇顧及趙志勇的異常,甚至對他言語羞辱。最終趙志勇完全失去理智,紅著眼睛撲向鍾百鳴,即便鍾百鳴竭力抵抗,但很快敗於他的瘋狂攻擊。

顧耀東一路遮掩,前腳剛邁出警局大樓,沒想到身後轟然傳來一聲巨響。院子裡的警員陸續上前圍觀,眼見趙志勇俯趴在地,隨著大片鮮血蔓延,終是帶著不甘與遺憾,緩緩閉上雙眼。

顧耀東強掩悲傷,轉身離去,開著偵察車前往大沽路與夏繼成等人碰頭。由於這次電報內容很長,全程需要四十分鐘,所以顧耀東負責開車拖延時間,周明佩根據夏繼成的口述進行發報。

電訊室很快偵測到電台位置,可當鍾百鳴帶隊趕往大沽路時,信號瞬間消失,緊接又在長安路出現。頻繁幾次撲空,鍾百鳴識破夏繼成的策略,立馬呼叫另外五輛偵察車在統一地點集合,果然發現只有3號偵察車沒來。

與此同時,分布在各條街道的警車陸續收到訊息,紛紛奔往一個方向。鍾百鳴通知黃浦分局堵住復興中路支路出口,目的是想將顧耀東逼往東口。鄭新拎著狙擊槍在半路設伏,再加上警車左右包抄,此時3號偵察車已是槍痕累累。周明佩坐在車內,面部改色地繼續發報,夏繼成一邊清晰口述,一邊朝車外開槍還擊。

正當追捕車隊愈發龐大之際,警委車隊突然橫空插入,如同護衛隊般守在顧耀東的偵察車兩側。分局警察已用沙袋和釘板堵住小路出口,並在盡頭設好關卡,數支槍口對準即將到來的3號偵察車。

老董為防止顧耀東等人暴露在狙擊手的視野範圍內,他獨自開著貨車撞向關卡,用生命為顧耀東爭取逃離的時間。正是因為抱有同樣殊死一戰的決心,後面的警委卡車也都陸續趕來,繼而開出一條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