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秘而偉大第7集

第7集:刑二處全員出動護犢子 丁放為躲追捕住進顧家

請選擇集數

收起

顧母將女兒叫回家,打算要與沈青禾搞好關係,幾人圍著牌桌打麻將,原本正玩得起興,怎料陌生男人突然上門通知訂貨已到。沈青禾表面看似鎮定,心底免不了焦灼,她與大世界常有生意往來,然而裝有槍械的卡車就是以送貨名義停在那裡,眼下急需本人親自解決事故。

沈青禾急忙出門,顧母和大姐因擔心大晚上不安全,立馬催促顧耀東追去。隨著電車緩緩開動,顧耀東騎著腳踏車跟在後面,沈青禾坐在電車窗邊,餘光瞥過窗外,不禁有些吃驚,直至到站後才去馬路對面,進入一家燈火通明的女士沙龍。

此時中正東路上滿是形形色色的店鋪,丁放坐在其中一家咖啡館角落裡,剛巧發現蹲在車旁的顧耀東,倒是頗顯意外。沈青禾從沙龍後門出來,沿著小路走向大世界,面前正是一輛黑色轎車撞進卡車側面,轎車司機醉醺醺地無理取鬧,引起眾人爭相圍觀。

顧耀東依舊等在沙龍門口,眼見路上行人減少,霓虹燈逐漸熄滅,甚至天空下起小雨。丁放抱著手稿走出咖啡館,先是對玻璃整理裝容,隨即去和顧耀東打招呼,兩輛警車從旁呼嘯而過。

丁放以沒帶雨傘為由,想讓顧耀東送自己回家,倆人並肩前行,卻又保持著疏離,尤其是顧耀東根本無心交談,待他發現大世界路口出亂子,趕忙跟著那些看熱鬧的人跑去查看。此時兩輛黃浦分局的警車停在倉庫門口,幾名警察守在車旁嚴陣以待,行動隊長黃輝馮與其他警員竊竊私語,即便收下沈青禾的好處費,仍要將卡車拖走。

正當局面陷入僵持之際,顧耀東立即上前解圍,出示證件。起初黃輝馮礙於他是總局警官,還有些畢恭畢敬,可當看清證件上的入職時間不到一個月,瞬間明白顧耀東是新人充大爺,對他改變態度,言語中儘是嘲諷。

由於分局強行拖走卡車,沈青禾情緒不高,她很排斥顧耀東的過分關心,希望彼此之間保持最起碼的男女距離。顧耀東目睹沈青禾遠去,繼而落寞地推著腳踏車,朝與沈青禾相反的方向。

從大世界離開後,沈青禾按照老董的暗示前往鴻豐米店,詳細說明車上那批山貨的情況,其中一隻箱子裡是行動當天的裝備。老董認為既然時間已晚,警察不太可能有興趣熬夜開箱檢查,所以警委司機能夠得以脫身,已是不幸中的萬幸。

臨走前,老董將顧耀東的雨傘遞給她,沈青禾察覺自己方才語氣過重,便在回家時向顧耀東道歉,沒想到顧耀東反而問及關於白樺的事情,甚至懷疑她就是白樺本人。

自從陳憲民被刑一處逮捕,也便再無任何下文。顧耀東只知道他被抓捕時的木匠身份,以及新名字劉澤沛,可除此以外,對於案件了解僅限於寥寥幾十字的報導。趙志勇關心顧耀東的新人總結進度,但顧耀東在寫結案報告時才發現目前參與的兩個案子,無論是陳憲民還是大昌客棧,基本都沒有結尾。

就在顧耀東和趙志勇交談時,夏繼成聽聞顧耀東昨晚被欺負,甚至扣押證件,於是決定給他討說法,隨即兩輛警用卡車停在黃浦分局門口。刑二處警員幾乎全體出動,各個穿著制服戴著警帽,精神抖擻且氣勢十足,唯獨夏繼成只穿著白色襯衣,反倒看起來更有威嚴。

黃輝馮被眼前陣勢嚇得肝顫,慌忙從面碗底下拿出證件遞過去,再加上刑二處眾人的恐嚇,令他恨不得當場跪地求原諒。夏繼成暫且不計黃輝馮與人串通故意撞車勒索錢財的事,但他還是出面警告一番,順理成章地要回卡車。

因此一事,顧耀東感動不已,瞬間覺得自家處長光輝而偉大,可當得知夏繼成是為沈青禾去黃埔總局討說法,心情再度跌入低谷。趙志勇發現顧耀東始終糾結這件事,反倒覺得他既傻得可笑,又傻得讓人心酸,像極當年剛來警局的自己,恐怕只有多經歷些事情才能總結出說話恰到好處,做事適可而止的法則。

丁放親自來刑二處報案,指明要讓顧耀東保護她的人身安全。顧耀東隨同丁放前去公寓一探究竟,結果發現數十名記者圍在公寓樓外,舉著相機朝樓里張望,不時有人高喊“東籬君”。

顧耀東以警察身份驅散所有記者,好不容易恢復寧靜,沒想到竟在丁放家裡看見她與陳憲民的合照,才知道陳憲民曾是《新世界》雜誌社的主編,而丁放寫的第一篇小說正是由他代為發表。

得悉陳憲民成為殺人犯,丁放死活不肯相信,顧耀東見她如此肯定的神色,一直藏在心底的疑慮也逐漸升騰起來。就在此時,敲門聲響起,丁放以為又是記者,但顧耀東發現樓下停著一輛黑色轎車,幾名打手模樣的男人正往樓上走。為躲避這些人的追捕,顧耀東帶著丁放從浴室窗戶翻出去,順著水管爬到一樓,隨即撒腿就跑。丁放身無分文可又住不慣簡陋客棧,於是顧耀東將她領回家暫住幾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