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秘而偉大第8集

第8集:顧耀東調查陳憲民被罵 夏繼成主動示好講道理

請選擇集數

收起

顧耀東在警局檔案室翻出刊登陳憲民案件的報導,頭版最為顯眼位置是他與齊昇平的合影,只有角落裡有一處內容標註五月十六日的作案時間。而顧耀東根據日期查閱當天報紙,意外看到停電通告的版塊,於是斷定這件案子絕非普通謀殺。

奈何刑二處似乎對此事敏感,紛紛迴避,所以顧耀東又去找趙志勇了解情況,但是趙志勇根本不願進行探討,當他得知丁放居然住進顧家,八卦之心油然升起。事後顧耀東到戶籍科尋找陳憲民的戶籍資料,結果被孔科長告知刑一處已經拿走,無論是陳憲民亦或劉澤沛。

顧悅西通過報紙獲悉丁放竟是當紅女作家東籬君的訊息,作為狂熱冬粉的她頓時驚喜交加,趕忙拿著《鸞鳳禧》找她簽名,可惜卻被丁放拒絕。如今打手模樣的男人找上門,奉命請她回去,並以顧家相要挾,丁放迫於無奈,索性在臨走前交給顧母一筆房租水電費,緊接歸還先前找沈青禾借的新鞋。

顧耀東回到家裡才知丁放已經離開,並且給他留下一個信封,其內字條上面寫著“康悌路康益里5號”。由於康益里隱於鬧市,總共只有十來戶人家,顧耀東根據地址所在很快找到5號石庫門房子,繼而在房間裡發現床頭櫃抽屜放著幾瓶心臟病藥,以及扔在旁邊的處方單,其中一張處方單時間正是5月16日,與作案日期不謀而合。

思及關於這起案件的種種疑點,顧耀東馬不停蹄趕到開具處方單的醫院,並且找到負責診治心臟病的醫生。經由對方甄別,繼而坐實陳憲民就是他的病人,護士也在預約看病的登記冊上找到答案,確定陳憲民從下午一點開始各項檢查、治療包括排隊拿藥,全程需要耗費一個小時,絕不可能會在兩點前離開。

不管陳憲民是何原因被抓,但顧耀東相信他是無辜之人,所以想讓夏繼成幫忙調查,為其伸冤。然而夏繼成根本沒等顧耀東把話說完,直接撕碎報紙和處方單,怒斥他沒事少逞英雄,自作主張只會給自己與別人帶來更大的麻煩。

刑二處見夏繼成大發脾氣,所有人跟著膽戰心悸,趙志勇知道顧耀東又在處長面前亂說話,趕忙將他拉到角落裡,坦明陳憲民的真實身份。顧耀東本以為這只是一起冤假錯案,沒想到還會涉及國共兩黨,正因《雙十協定》才不能明目張胆地剷除異己。

黃浦江邊,夏繼成與沈青禾對營救計畫再度討論。自從大世界出事後,沈青禾一直尋找合適中轉點代替,終於斷定在三來澡堂處的交叉路口,剛好後院的堆放煤球倉庫適合停車,皆時可以將卡車停在那裡。

沈青禾察覺夏繼成神情異樣,似乎是嚴肅中帶著憂慮,還有些許竊喜。夏繼成聊起顧耀東今早查案的事情,原以為顧耀東只是魯莽的正義,沒想到還有執拗的脾氣,恐怕現在已經把他列為最討厭的人。

與此同時,顧耀東站在顧家客堂間,望著牆壁上掛著的報紙相框發獃,緊接便將畫框摘下來,取出與齊昇平的合影,揉成一團。顧母發現畫框異樣,誤以為鬧鬼,沈青禾強忍笑意走上曬台,難得主動跟顧耀東說話,甚至莫名其妙地安慰他。

隨後幾天裡,顧耀東始終跟夏繼成鬧彆扭,即便夏繼成屢次試圖討好,結果均被視而不見,就連肖大頭也都認為處長太慣這孩子。上海趕上雨季時節,接連幾天大雨不斷,一群警員臨下班前堵在門口,沒傘的到處尋找同伴,有傘的人變得很搶手。

趙志勇跟其他人離開,夏繼成將傘送給孔科長,繼而衝進雨里去追顧耀東,拉著他前往三來澡堂舒緩疲憊。兩個人泡在熱水池裡討論初衷,夏繼成的一番話讓顧耀東悟徹到初衷該如何定義,也便若有所思地發獃,險些被熱水泡昏,幸好夏繼成及時出現把他從水裡拎起來。

轉眼既到警局發薪水的日子,刑一處和刑二處警員難得聚在財務室門口,怎料整個二處沒人領到獎金,再次引發大家七嘴八舌地討論。肖大頭想到顧耀東曾參與抓捕陳憲民,至少應該有獎金可得,結果大家聽聞他只有一份普通薪水,立馬表示不滿,尤其李隊長放下毛線活,打算帶著大家去為顧耀東討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