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秘而偉大第11集

第11集:共黨營救行動險象環生 顧耀東識破沈青禾身份

請選擇集數

收起

刑二處的警車沿著路邊慢悠悠行駛,一車人各懷心事,顧耀東坐在床邊,低落地望著外面,思緒時斷時續。囚車油箱近空,索性先去附近的加油站,此時沈青禾曬完所有衣服,只剩一件黃色床單,這是代表開始行動的安全信號,意味著三名喬裝油工的警委行動隊隊員可以依計行事。

由於油車尚未抵達汽油站,油工謊稱要清理灑在路面的顏料,想讓囚車挪進偏僻小道,王科達既警惕又隱隱有些興奮,吩咐楊奎通知大家準備,想必大魚已經就位。此時刑二處將警車停靠路邊,眾警員伸著懶腰下車,一同前往小麵攤。

齊昇平照樣慢悠悠地聊起雙十協定,夏繼成明明內心焦急不已,但表面還要裝作很受教的樣子,而他恰到好處的方寸感也是齊昇平最為欣賞的地方。待齊昇平滿意離開辦公室後,夏繼成趕忙打電話,根據先前約定,若是電話鈴聲響起兩次意味著行動需要取消。

沈青禾錯愕地望向電話亭,隨著最後一次鈴聲中斷,瞬間沖向曬台撤下晾在最顯眼位置的黃色床單。加油站的隊員看到信號,立馬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但因囚車擋住小路視野,埋伏在巷裡的同志根本毫無察覺,只能挨個通知。

原本隊員想從後門繞去小路,怎料卻被王科達叫住,並且要求他們出示戶籍。沈青禾顧不得換裝,匆忙朝門外跑去,繼而坐上一輛沒掛牌照的綠色卡車,邊開邊從座椅下掏出鴨舌帽戴上,緊接換好工裝外套和便於行動的平底鞋。

這邊刑一處全力追擊沈青禾的卡車,延綿不斷的交火聲令人膽戰心驚,而另一邊刑二處全員埋頭吃麵,甚至根據電台播報戰況進行七嘴八舌的討論。幾輛警車與沈青禾的卡車在大街小巷呼嘯著穿梭,顧耀東緊張地盯著電台,即便沒有參與戰鬥也未忘卻作為警察的職責。

王科達讓楊奎從外面包抄,而他則在身後窮追不捨。沈青禾將車開到碼頭一處隱蔽的貨箱堆放點,並且順利換上黑色卡車,從另一條路離開碼頭,待王科達等人趕到時,發現車內早已空空如也。

刑二處聽到電台里的這段播報,再次展開激動討論,所有人感到不可思議,認定開車之人正是白樺,否則不可能在眾目睽睽下消失。

比起外白渡橋的槍火不斷,眼下警察局倒顯得格外祥和,夏繼成目睹電訊科女警談笑結伴離開後,趕忙用鐵絲打開門,迅速找到王科達最近幾天的通話記錄,在一連串的數字中,一個反覆出現的號碼格外引人注意。

夏繼成走出警局在三條街之外的電話亭里查到號碼所在位置正是麗華公寓,隨即獨自前往要求負責看守陳憲民的警員立刻送他去提籃橋監獄。起初兩名警員有所懷疑,但是礙於夏繼成的身份,只能跟他離開,夏繼成送倆人到郊外,叮囑他們開車抵達橋頭會與刑一處碰面,結果周圍全是行動隊的伏擊,而老董也安排人送陳憲民去碼頭離開上海。

由於刑二處想趁機撿漏抓白樺,如今正在大街小巷亂竄,沈青禾早已將福安弄的地形熟記於心,無論是每條大街,每條里弄,她都用腳走過無數次,也在心裡排列組合無數次,所以這副蛛網般的地圖對她來說太過簡單,倒是二處警員累得氣喘吁吁,險些迷失方向。

最終沈青禾從捷徑繞回最初的小路路口,輕巧跳上一輛空警車,附身熟練地拽出火花塞的兩條線,致使警車順利啟動。就在她抬起頭準備踩油門之時,驀然看見顧耀東站在車頭前,舉著手槍對準自己。顧耀東不會使用手槍,整個人略顯慌亂,滿頭汗水順著臉頰往下淌,逐漸迷住雙眼,行動隊員準備見機行事,沒想到顧耀東竟在陰影處看清沈青禾的下半張臉 ,瞬間愣在原地,緩緩轉過身去。

沈青禾驅車逃走,顧耀東遲遲未能緩過神,直到二處警員全都趕來。因接連失策,導致人、車皆丟,刑一處和刑二處只能坐著囚車回警局,結果途中兩隊發生爭執,繼而扭打起來,基本全都掛彩歸來。

王科達對此怒不可遏,原本已在共黨面前丟臉,如今又跟刑二處打架,簡直臉皮子掉地上,沒臉示人。對面怒吼聲不斷,刑二處卻莫名和諧,夏繼成津津有味地吃著烤雞,並未進行說教,反倒叮囑大家儘快到武器科歸還配槍。

其後副局長辦公室同樣傳出無能怒吼,齊昇平本以為此次計畫是暗度陳倉,沒想到竟被共黨聲東擊西。王科達認為能在極短時間獲悉陳憲民所在位置,必定是警局出現內鬼,可是眼下不是分析的時候,畢竟局長要對此事進行追責,夏繼成故意將黑鍋推到消失的兩名警員身上,既洗清嫌疑還能順便當個好人,令王科達對他感恩戴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