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秘而偉大第19集

第19集:顧耀東與丁放遭到軟禁 丁放全家福照片引懷疑

請選擇集數

收起

經由多位作家聯名抗議要求,王科達終是允許他們隨同搜山,楊奎擔心事情將會鬧大,索性決定先去尋找,待找回失蹤二人再旁敲側擊地套話,只要是在刑二處手裡,就猶如網中之魚,任由拿捏。

丁放悠悠轉醒時發現自己躺在木板床上,似乎顧耀東一夜未眠,眼球充血,面色疲憊,衣擺裹著幾個剛才採摘的新鮮蘋果。縱然顧耀東堅持咬定自己沒有抱她進屋,可是丁放依舊面露曖昧,仿佛已將彼此代入小說,如同男女主般互相暗戀,不願明說的懵懂感情蔓延開來。

莫乾山林清靜幽雅,倘若不去計較毒蟲野獸,光是放眼望去,完全一副天然畫卷,綠似翡翠,河水潺潺。然而眼下正事為主,山下眾人無心觀賞,山上倆人匆忙尋路,直至成功相遇碰面,伴隨而來的便是歡喜雀躍。顧耀東從趙志勇口中得知沈青禾跟在後面,急忙回頭,可惜卻無人影,沈青禾早已不聲不響地駕車離開,嘴角洋溢著慶幸且欣慰的淺笑。

回途車內,丁放難掩對於顧耀東的愛意,小舉動更是落入趙志勇眼中。可惜妾有意郎無心,顧耀東全程都在打聽邵白塵的事情,惹得王科達心生警覺,抵達別墅後立馬吩咐楊奎將丁放帶到刑一處房間,緊接又把顧耀東叫去辦公室盤問。

丁放察覺異樣,正打算離開時遭到阻攔,表面上看似是確保人身安全,實則已被軟禁,於是她立馬沖向窗戶朝外大聲呼救,正巧趙志勇從樓下路過。楊奎聞聲大怒,當場掌摑丁放,待捆綁完畢後,直接轉身離開。

趙志勇想為丁放求情,結果楊奎命令他負責看守。礙於刑一處的威脅,趙志勇不敢給丁放鬆綁,他所表現的懦弱行為更讓對方看不起。

王科達因一時嘴快,竟讓顧耀東抓住話中把柄,索性暫停盤問,將他拷在洗浴間裡。楊奎猜測當時現場應該還有第四個人,於是王科達叮囑楊奎務必保證這兩天別出任何差錯。

夏繼成照常前往鴻豐米店,老董如實告知美國記者即將前往莫乾山交流會,並且從他收藏的照片裡拿出一張全家福,上面的中國小女孩正是女作家丁放。

沈青禾心事重重地來到倉庫,因為擔心顧耀東知情甚多不好脫身,邵白塵猜測莫乾山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陰謀漩渦,即便他已經深陷其中,但也不願見如此善良的姑娘受到牽連,所以願意提供幫助。

就在倆人坦誠交談時,邵白塵意外得知沈青禾姓蔚,不由感慨十幾年前曾結識一位同姓男子,此人在上海灘開辦多家工廠與公司,其妻子也是飽讀詩書,樂善好施,夫妻倆共育有一女,可惜後來上海淪陷,一家三口喪生日本人刀下,從此家破人亡。沈青禾聽聞此話,逐漸陷入沉思,眼眶泛紅,直到她返回房間仍是無法平靜,記憶里乃至眼前似乎歷歷重現,令人痛苦不堪。

顧耀東扭開浴室水管,全力掙脫,竟從幾名警察手下逃走,並將他們鎖在裡面,其後打電話給刑二處,得知夏繼成正在副局長家打牌。眼見楊奎大力撞門,顧耀東焦急地撥通齊昇平家裡電話,匆忙道出他在莫乾山所的一切,其中包括沈青禾也在鎮上。

就在顧耀東想要說出幕後黑手正是王科達之際,怎料夏繼成突然開口打斷,一聲“糊了”讓他萬念俱灰。本以為夏繼成會是他絕望中的光明,沒想到變成一塊磐石,堵住僅存的空氣,失落、彷徨讓他備感受挫,任由楊奎帶著手下破開木門,衝過來一頓狂揍。

面對齊昇平的屢番套話,夏繼成遊刃有餘地搪塞過去,謊稱尚未聽清顧耀東在電話里說些什麼。齊昇平信以為真,隨即聊起關於美國《生活》雜誌的攝影記者傑克,因他專門拍攝底層人民日常生活,搞得國民政府麻煩不斷,整天應付著如何平息民眾不滿心理,媒體煽動言論。

如今傑克主動要求去莫乾山採訪,甚至到警局申請通行證,齊昇平沒法拒絕,只能找夏繼成商量應對之策。夏繼成反套話齊昇平,從中了解到重要信息,於是提議為傑克尋找貼身警衛,名義上是保護安全,實則嚴加防範,只要確保照片乾淨即可。齊昇平贊同夏繼成的想法,答應會讓刑一處隨時知會情況,卻不知正中夏繼成的計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