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秘而偉大第20集

第20集:王科達搜查沈青禾貨倉 夏繼成霸氣救下顧耀東

請選擇集數

收起

離開齊家已是半夜,可鴻豐米店尚未打烊,暖黃燈光隱隱約約照亮兩個坐在桌前部署營救的男人。夏繼成特地準備好地圖,計畫提前將人轉移,皆時從小路下山,會有游擊隊在半路接應。

由於王科達辦公室電話已被監聽,所以夏繼成沒辦法直接聯絡鴻豐米店,等他確定好時間和地點再打給金門飯店的咖啡廳。老董十分佩服顧耀東可以利用王科達的電話送回情報,認為他是有勇有謀,然而夏繼成則表示顧耀東雖有勇,可謀還欠缺。

自從顧耀東與丁放被抓後,楊奎去暗殺現場調查,結果發現兩道不同形狀的輪胎印,並且根據輪胎印的線索發現車主正是沈青禾。顧耀東聽到兩名警察在辦公室議論沈青禾的共黨身份,於是焦急地為她辯解。

楊奎查到沈青禾在當地貨運公司租用臨時倉庫,於是立馬帶著手下跟隨王科達驅車前往,並且謊稱有人報警目睹形跡可疑之人進入貨運公司,準備進倉搜查。沈青禾擔心邵白塵會被發現,趕忙阻止,聲稱自己只是普通幫單,不可能會與殺人案有所牽扯,奈何王科達油鹽不進,強行闖入,沒想到邵白塵居然不在裡面。

正當刑一處警員尋遍各處,甚至翻箱倒櫃之際,怎料夏繼成帶著傑克及時趕到。因礙於傑克身份以及他手中的照相機,王科達只好暫停調查,暗中吩咐楊奎趁機溜進倉庫將最後兩個箱子撬開。

夏繼成有所防備,折路返回,當著楊奎的面打開貨箱,緊接又用手槍指著他的腦袋予以警告。楊奎心生忌憚,不敢過於妄為,只好將情況如實回稟王科達,因為貨箱裡的香菇下面放著小盒子,因此猜測裡面有違禁藥品。即便沒有確鑿證據排除沈青禾的嫌疑,可念及夏繼成與齊昇平的生意都是通過她在經營,所以調查過程也需謹慎,以免賠了夫人又折兵,還被上面怪罪。

抵達莫乾山別墅後,夏繼成安排屬下先帶傑克上樓,隨即拿出一張陳年報紙,從而發現丁放竟是財政局局長丁乃生的女兒,幼時被送往美國意外失蹤,如今回國隱姓埋名。王科達對此震驚不已,趕忙命人解除對於丁放的監禁,誰知丁放怒氣沖沖地走上前去,當眾掌摑趙志勇。

刑一處將顧耀東關押在淋浴間兩天,總算決定恢復他的自由,並且還是源於夏繼成的要求。看著顧耀東臉上的淤青,以及被撕扯掉的領扣,夏繼成掩下心疼目光,轉身微笑詢問楊奎是否會縫扣子。

於是在楊奎的精湛女工下,一枚嶄新的扣子系在顧耀東領口,他隨夏繼成走出大樓,重見天日,先是去探望丁放,繼而出門。夏繼成臨走前提醒丁放儘量謹言慎行,以免牽連顧耀東,令他身陷囹圄,畢竟倆人身份天差地別,丁放可以安然無恙地脫身,但這個孩子將會面臨人世間最黑暗的時刻。

顧耀東得悉沈青禾還在鎮上,於是打算有機會去看她。夏繼成帶顧耀東來到麵攤,宛如老父親般慈祥地看著他連吃三碗麵條,又好奇提及先前電話之事。顧耀東原以為夏繼成與王科達不同,所以才會在緊急關頭給他打去電話,即便發生過一系列較為失望的事情,可依舊保持初衷,選擇相信夏繼成。

與此同時,趙志勇獨自坐在食堂里,捧著飯碗食之無味,等他回到宿舍,顧耀東已經坐在床邊洗衣服。相較倆人之間的經歷和榮辱,趙志勇可悲地認為自己輸在時運不濟,輸在上天不公,他初來警局亦是滿腔熱血,勇敢與正義並存,可是並不如顧耀東運氣好,沒有得到夏繼成的重用;沒有遇見千金大小姐的青睞;也沒有逆境長成,所以懂得適者生存,隨波逐流。

原本邵白塵是名單上需要保護的十二個人之一,結果王科達卻出示一份二十五人的暗殺名單。夏繼成佯裝面露難色,聲稱此番行動恐怕會鬧出大動靜,不知該如何向外界交代,而王科長則主動坦言會事先安排好一輛車,故意在路上製造一起交通意外,即堵住悠悠眾口,還能除掉這些親共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