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秘而偉大第22集

第22集:顧耀東發現夏繼成身份 王科達慘失楊奎遭算計

請選擇集數

收起

突如其來的戒嚴,打亂一行人的營救計畫,夏繼成在離開前提醒沈青禾今晚不要動貨車,以免引起王科達的懷疑,無法正常下山。屆時他會獨自驅車引開警察,叮囑沈青禾等待關卡開啟後,再帶著親共的文人們離開,沿著向南小路往前開就能與游擊隊的同志匯合。沈青禾擔心顧耀東的安危,夏繼成希望她能分清主次做好任務。

倉庫內的激烈打鬥尚在繼續,顧耀東重拾木棍阻止楊奎接觸手槍。兩個人沒有武器,只能靠拳頭互搏,縱然楊奎滿頭是血,可他身手遠比顧耀東略勝一籌。正當顧耀東被楊奎壓制窗前,無法反抗之時,忽然看見夏繼成出現在窗外。

一面玻璃隔斷彼此交流,但是眼神的匯集卻讓顧耀東如夢初醒,原本晦澀的雙眸瞬間變亮,他目睹夏繼成將貨車開到旁邊,立馬奮起反抗,以極快速度率先拿到手槍,對準楊奎。

由於楊奎遲遲未歸,王科達吩咐手下先去貨運公司了解情況。幾輛警車火速趕來,人聲由遠至近,楊奎礙於顧耀東持槍在手,不敢輕舉妄動,索性努力鎮定情緒,緊接分析夏繼成的真實身份,從親共到共黨,甚至是令保密局為之頭痛的情工白樺。

隨著楊奎愈發明顯的思路,顧耀東對夏繼成的認知也愈發清晰,即便楊奎試圖以刑二處處長的位置進行拉攏利誘,可他仍舊不為所動,直到聽見夏繼成駕車引開所有警員,於是將槍丟出窗外,繼而撲上去死死勒住楊奎。

刑二處窮追不捨,一路鳴槍示警,怎料夏繼成直接將車開向湖面,趁對方不注意,用扳手壓住油門,跳窗而逃。王科達悉知已有十二名文人失蹤,立馬召集全部警力,興師動眾地趕往湖邊,結果貨車早已掉進湖裡,人卻已經不在,氣得他朝倉庫門連開數槍,依然毫無所獲。

楊奎從地上緩緩爬起,正當他舉起鐵通準備砸向顧耀東,沒想到夏繼成突然從門外走進來,還是掛著那副笑意,輕飄飄地表示沒有人能動顧耀東。與此同時,沈青禾與游擊隊同志順利碰面,成功轉移二十名文化骨幹。

待顧耀東醒來時,已見夏繼成坐在旁邊修理腳踏車,並且安慰他放寬心,不會再有人將今晚的事情告知王科達,包括楊奎本人。顧耀東聽聞此言,總算鬆了口氣,即忐忑又興奮地蹲在旁邊,好奇詢問夏繼成是不是白樺。

儘管夏繼成沒有正面回答,可他嘴角的笑意已讓顧耀東明白天雖未亮,而黎明將到,甚至準確無誤地理解出白樺樹之偉大,在於一半扎進黑暗,一半扎進光明,只有根扎得越深才能看見越多的腐爛;吸收越多的營養,越能努力爭取陽光。

王科達等人撲了個空,驚覺調虎離山之計,索性再次返回別墅大樓,卻被劉警官告知名單上的人全都失蹤。察覺刑二處只有趙志勇露面,王科達立即帶人去找顧耀東,誰知顧耀東正待在夏繼成的房間裡,而夏繼成睡眼朦朧地站在大家面前,佯裝一副“不知情況”的模樣。

待刑一處警員找到楊奎時,他與警車已被丟棄在樹林裡,表面並無致命傷,配槍還在,唯獨脖子遭人扭斷。王科達帶著楊奎共事四年,知他身手遠比常人要好,眼下突然遇害,而且隨身名單丟失,倉庫沒有任何線索,等於夏繼成洗清嫌疑,可王科達敗走麥城。

重返上海途中,夏繼成開車載著記者傑克、顧耀東以及趙志勇三人。途徑那條綠蔭小道,周圍景象仍無變化,唯獨顧耀東與來時已有不同,如今的他滿心雀躍,總是坐在後面偷瞄夏繼成,連同窗外的陽光,眼睛裡帶著光彩與炙熱,還有無限崇拜。

福安弄里久違歡聲笑語,顧耀東站在父母大姐身邊,感受著他們的關心。事後沈青禾回到亭子屋,半夜溜進廚房拿藥酒,正好和顧耀東撞個正面,倆人坐在曬台上聊天,今時不同往日,拋去許多疏離提防,聊天的內容也變為坦誠相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