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秘而偉大第26集

第26集:新處長鍾百鳴來者不善 沈青禾顧耀東假扮情侶

請選擇集數

收起

警局設宴為新處長接風洗塵並不奇怪,唯獨在於新處長主動提議大家帶著家屬赴宴,尤其請柬上已提前寫好沈青禾的名字,屬實事出反常,就連王科達也都深感疑惑。然而新處長鍾百鳴來頭不小,原先是在保密局工作,曾任衢州綏靖公署二處的處長,同時也是南京警察總署田副署長的親信,即便是齊昇平都得給他幾分面子。

王科達認為總署派他出面為調查莫乾山案情,但齊昇平卻表示楊奎之死早有定論,鍾百鳴此番前來主要負責督辦“太平計畫”,所以叮囑王科達儘快解決好“五隻羊”,儘量廣撒網多斂魚,按照要求找出合適人選。

顧耀東將白天發生的事情如實告知沈青禾,倆人對於鍾百鳴的身份產生好奇,同時也擔心匿名信會成為攪亂警局的導火索。齊昇平通過檔案發現鍾百鳴早年在軍統湖州分站待過,於是猜測他與湖州保密局崔站長之間的關聯,如果不是巧合,那便是蓄意。

赴宴之夜正巧趕上滂沱大雨,汽車呼嘯而過,行人匆忙交錯,原本顧耀東和趙志勇打扮得體地在站台等車,怎料電車忽然拋錨,無法運行。趙志勇揮手叫來黃包車,沒想到車夫竟是失業在家的楊一學,顧耀東念及街坊鄰居,不好意思搭乘,可眼下時間緊迫,只能被趙志勇生拉硬拽上車。

從站台到飯店隔著幾條街,這一路顛簸漫長,顧耀東拘謹地坐在後面,看著楊一學單薄佝僂的身軀,聽著趙志勇在旁邊叨嘮著車行租金高昂還對工人苛刻,頓時感到心酸。好不容易抵達金門飯店,顧耀東看出楊一學似有難言之隱,怎料楊一學剛要開口,竟被同僚頻繁打斷,督促著他趕緊進去。

正當大家好奇顧耀東為何獨自赴宴,沒想到沈青禾居然盛裝出現,直接挽住顧耀東的胳膊,無論是談吐亦或舉止皆是落落大方,倒顯得顧耀東有些拘謹。

齊昇平見所有人陸續到場,於是隆重請出鍾百鳴,顧耀東萬未料到先前遇見的陌生男子竟是新任處長,繼而目瞪口呆地愣在原地。沈青禾與各位太太們聊得火熱,刑二處都在八卦倆人之間的進展,沈青禾察覺鍾百鳴在旁邊觀察,索性承認她和顧耀東的關係,當眾打情罵俏。

齊昇平先讓兩位處長互相認識,緊接又對鍾百鳴試探套話,奈何鍾百鳴城府頗深,不但比夏繼成更懂得周旋,甚至還讓老謀深算的副局長捉摸不透。鍾百鳴去跟刑二處警員們打招呼,所表現的平易近人令大家放下芥蒂,拉進彼此距離,倒讓氣氛極其融洽。

王科達趁機過來攀談,順便提及莫乾山之行,並以打趣口吻猜測鍾百鳴是總署派來調查楊奎死因。顧耀東聽聞此話,驚得他失手掉落酒杯,沈青禾下意識接住,如此敏捷的身手令人很難想像竟是出自一位普通女子。

鍾百鳴主動找趙志勇聊天,知他與家母同為淮安人,算作半個老鄉。而沈青禾也在酒宴結束後,懊悔自己不該在兩位處長面前暴露,只是目前情況未知,所以叮囑顧耀東以後多加留意,切莫再像今晚沉不住氣。

偌大的書房內,燈光幽暗,鍾百鳴與崔站長用電話聯絡,雖然不知對方說些什麼,但能夠通過鍾百鳴的承諾,推斷出他在暗中調查莫乾山疑團,並且猜測顧耀東跟沈青禾故意逢場作戲,真正的內鬼應該藏在警局處長之間。

礙於經濟形勢所迫,警局節禮不比以往豐盛,引得刑二處眾人爭相討論,認為當警察的好處就是旱澇保收。刑一處順利找齊“五隻羊”,無論外形、身份皆符合條件,齊昇平將此事上報局長,繼而交由保密局執行計畫。王科達好奇太平計畫內容,誰知齊昇平獲悉的情報並不多,只是感慨上海將要風雨大作。

顧耀東敲門不見楊一學,得知他大早拉車離開,於是將節禮送給春福飯館老闆娘。自從楊一學失業以後,一家人生活落魄,女兒楊福朵擺攤賣薺菜,顧邦才用買雞蛋的錢救濟他家,沒想到顧母也因為好心買下兩筐薺菜。正當顧悅西與沈青禾哭笑不得,怎料顧耀東將楊福朵的薺菜全部買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