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秘而偉大第27集

第27集:尚榮生赴任被特務綁架 鍾百鳴率二處前往調查

請選擇集數

收起

五月五,是端陽,門插艾,香滿堂,如今的弄堂里已是端午節的氛圍,家家戶戶起火開灶,唯獨楊福朵挑著已經賣空的擔子,孤零零地從外面回來。此時眾多黃包車夫聚集在南星車行門前,手裡拉著“還我血汗錢”的橫幅,怒斥車行經理為富不仁,坐地起價漲租金。楊一學向來遵規守矩,他不善於用爭吵的方式去解決問題,於是默默揣好租車契約,繼而蹲在角落裡,期盼這場抗議儘快結束。

奈何陳經理為人陰險狡詐,縱然事先早已簽好契約,可他依舊推鍋於當前局勢。隨著鐵門打開,只見一群打手如同惡狗般舉著長棍蜂擁而上,車夫們光憑蠻力難以抗衡,很快便被打倒在地。陳經理站在二樓窗前,似乎是看熱鬧不嫌事大,還在吐出瓜子皮的功夫叫囂幾句。

一片城區,幾條街道,那邊車夫們哀嚎聲不斷,這邊福安弄歡聲不止。沈青禾與顧家人熱熱鬧鬧地坐在桌前,除了僅有一盤節日寓意的粽子以外,放眼看去,皆是炒芥菜,蒸芥菜,芥菜餅,芥菜湯,正中央還有壘城山狀的涼拌芥菜,雖是滿桌綠,但卻透著喜慶。

吃過飯後,顧耀東侷促地遞給沈青禾一支口紅當禮物,直到對方開口提醒,沈青禾總算才反應過來,不禁有些慌亂,沒想到當時的玩笑話竟讓他當真。看著顧耀東一臉認真地樣子,沈青禾忽然覺得“演戲”二字太過刺耳,索性接過口紅回到房間,猶豫再三,終是彆扭地走到鏡前認真塗抹。

南星租車行的車夫早已散去,滿地狼藉尚在,血跡尤為扎眼。楊一學拉著黃包車跑來,客客氣氣地提出想退押金,或許是陳經理因他曾經當過會計,擔心背後有人撐腰,便趁驗車之際故意套話。

當得悉楊一學僅是老實巴交的會計,根本毫無人脈,構不成威脅,陳經理立馬給手下使眼色,裝腔作勢地報假賬,扣除所有維修費用,原本交納的五百萬押金,最後只能退還十萬元。

夜深時分,福安弄里寂靜無聲,楊福朵躺在床上熟睡,桌上還有顧邦才先前送來的薺菜餅。楊一學輕輕推開家門,先是為女兒蓋上被子,隨後拾起那雙破舊不堪的漏頭鞋,內心滿是酸楚,直至次日前往一家名為田記的皮鞋店,看著店老闆拿出白色小皮鞋,懷裡的十萬元錢等同杯水車薪。

皮鞋店老闆悉知楊一學經濟緊張,再加上被車行奸商矇騙,所以建議他先托朋友找關係,畢竟這年頭民怕商,商懼官,只要是身披官服就能掌握殺生大權。楊一學聽聞此言,倒是立馬茅塞頓開,他打算找顧耀東幫忙跟車行說理,怎料來到警局卻被告知顧耀東去街上執勤。

最近全城清理小商小販,所有警局動用大批警力進行突擊檢查,就連兩個刑警處也都自發和被迫加入。刑一處的劉警官晉升為隊長,所謂新官上任就得燃起三把火,於是他帶著警員們即打又砸,蔬菜散落遍地,百姓苦不堪言。

雖然刑二處也在佯裝掀攤子,可是他們懂得分寸,有所顧忌,即便是肖榮德舉著警棍示威,最終還是沒能打下去,露出惡狠模樣罵走小販,緊接又和其他同僚們躲在角落裡吃瓜。

王科達與鍾百鳴就坐在樹蔭下的警車裡,兩個處長懶得周旋,一個在閉目養神,一個則盯著顧耀東不停幫小販脫身。鍾百鳴輕描淡寫地指出顧耀東的“善良”,李齊坤看他滿臉笑意,反倒有些惶惶不安,好歹他也是警局老人,即見過表里如一的真小人,也見過表里不一的笑面虎。

如今五隻羊抓齊,幾名特務負責執行太平計畫,而計畫中的第一位人物便是尚榮生,此人赴任上海市資委會會長,也被眾多媒體所關注。當初騷擾糾纏丁放的何祖興在消失許久後,終以猥瑣的形象再次出現,反倒轉戰騷擾尚家門房正,希望能夠通融採訪尚家千金尚君怡。

何祖興請求無果,索性跑到隔壁的公寓頂樓,由於頂樓視野開闊,恰好可以俯瞰尚家。何祖興架好相機準備拍攝第一手獨家照片,結果誤打誤撞拍到尚榮生被蒙面人劫持,從下車、包圍到開走,幾乎就在三、四分鐘之內完成。

出事地點發生在高恩路十五弄二十號,鍾百鳴接到綁架訊息後,立馬接手此案,帶著刑二處全體警員前往尚府,並向尚家大小姐做起自我介紹。眼見沈青禾竟從二樓走下來,所有人震驚不已,即便鍾百鳴笑著對沈青禾打招呼,卻也倍感意外。

尚家保鏢和司機大致講述事情經過,表示蒙面人自稱愛國青年團,更以尚榮生私通日本賣國的名義將他帶走,唯一線索僅有對方手中的漢奸逮捕證。顧耀東聽聞國民政府早在肅奸以後便將逮捕證回收,所以猜測這群人與司令部有關,怎料鍾百鳴突然出言打斷,認為普通混混只要花錢就能從黑市買證仿造,根本起不到任何調查作用。

楊一學從顧家到警局,再從警局到執勤點,可惜每一步都與顧耀東失之交臂,等他趕往執勤的地方,現場只剩下小販被驅逐後的狼藉。正當楊一學絕望地站在皮鞋店外,沒想到陌生男人包著白色皮鞋低價出售,從天而降的餡餅幾乎將他砸暈,來不及考慮是否陷阱,直接掏錢購買。

警察離開後,沈青禾獨自前往鴻豐米店,她本來是奉命接近尚君怡,利用與她的同學關係進入尚家,方便對尚榮生提供保護。可眼下尚榮生被人盯上,沈青禾沒有提前察覺,屬實重大失誤,深感自責,而老董接下來的話讓她在自責同時,陷入更大的震驚當中。

由於上海貪腐成風,上行下效,國民政府已經爛到根里,高官們得悉蔣經國即將來此治理經濟,於是千方百計地彌補虧空,最近更是打著“徵用”的旗子敲詐諸多企業家和工廠主。尚榮生是資委會上海分會會長,管轄上海大小重工企業,明明是塊可口蛋糕,偏要頂著叛逆的奶油,政府遭到尚榮生的拒絕,必定會有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