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秘而偉大第28集

第28集:沈青禾遭遇車禍受輕傷 顧耀東憤然表白獻殷勤

請選擇集數

收起

老董認為如果猜測屬實,沈青禾務必繼續留在尚家,但凡發現綁匪傳來訊息立刻匯報,另外要對顧耀東保密,以免令他捲入其中無法抽身。但是顧耀東早已有所懷疑,於是特地等在路邊,待見沈青禾從遠處走來,趕忙上前詢問不停。

面對顧耀東的種種疑惑,沈青禾現編說辭回應,即便關乎她的出身也是真假參半。看著沈青禾說得坦蕩自然,顧耀東聽得咋目結舌,他沒想到租用自家亭子屋的女人曾是名媛淑女,同時忽然意識到自己對她一無所知,不管是家庭、朋友以及社會關係,彼此之間隔著層出疊現的陌生。

顧耀東聽聞楊一學似有急事求助,立馬去問情況,沒想到楊一學已將事情解決,就連女兒也都換上嶄新的皮鞋。父女倆笑逐顏開,倒讓他放心不少。回家路上忍不住回頭再望一眼,看到楊一學蹲在地上為女兒細心擦拭皮鞋,瞬間回想起當初剛去警局報導那天,父親顧邦才亦如眼前這幕溫馨美好。

副局長辦公室內,王科達得知尚榮生綁架案竟與太平計畫有關,好像只有他被瞞在鼓裡。齊昇平主動安穩王科達情緒,叮囑他與鍾百鳴互相配合,既然尚家報案,便要在人前做足姿態,兩處成立聯合特偵組,以此顯示警局對案情有足夠重視。

鍾百鳴似乎很識趣,主動將特偵組組長的位置讓給王科達,但王科達性子較直,情緒全都擺在臉上,本來就對鍾百鳴充滿排斥,尤其在今天談話之後,更是對那副老好人的面孔厭惡至極。奈何鍾百鳴與田副署長交情頗深,定不能輕易得罪,王科達萬未料到盼走一個背靠國防部的夏繼成,又來一尊坐擁南京總署的鐘百鳴。

綁架案特偵組成立,所有成員名單交由組長王科達擬定,每個入選的警員都要填寫個人資料表格,用來製作特偵組證件。刑二處警員排隊領取表格,唯獨沒有顧耀東,鍾百鳴將鍋推給王科達,吩咐顧耀東幫他整理近兩年的案件分類。

中午的食堂氣氛並不融洽,刑二處警員共圍一桌,顧耀東看似並無任何高興或低沉情緒,飯菜吃得可口,倒是其他人面面相覷,結果還是肖德榮最先沉不住氣,為顧耀東忿忿不平。大家氣惱新處長胳膊肘往外拐,結果趙志勇沒看出鍾百鳴狼子野心,反而覺得他為人和善,甚至糾正顧耀東的生疏稱謂。可惜不是所有處長都是夏繼成,李齊坤明白這層道理,卻還是拿著那套為人處世的道理諄諄教誨,不希望在他告老還鄉之前還要“白髮人送黑髮人”。

自從尚榮生出事之後,尚君怡每天提心弔膽,以淚洗面。沈青禾照常會來陪她,閒暇時聊起過往,從安慰變為感慨,偶爾會上街散心。怎料正當倆人結伴出門買藥時,意外發生車禍,幸好沈青禾只是略微擦傷,尚家千金安然無恙,只不過肇事司機已經逃逸。

李齊坤收到訊息,忍不住發牢騷,認為最近亂事一件接著一件,沒想到顧耀東聽聞此事,直接奪門而出,氣喘吁吁地跑回家裡,即面露關心,又緊張地詢問情況。沈青禾冷淡的安慰讓顧耀東控制不住情緒,當場坦露對於沈青禾的愛意,正因如此才會想要保護她。

面對顧耀東突如其來的表白,沈青禾有些震驚,繼而挪開視線,低頭坐在椅子上。顧耀東認為夏繼成臨走前交代自己留在警局幫助沈青禾,發揮自身作用,可是沈青禾的行為卻讓他極為挫敗,不管發生什麼都像旁觀者一樣,沒有辦法參與,只能瞎擔心。

亭子屋爭執聲不斷,顧母和大姐守在樓梯間偷聽,即想過去調解卻又邁不開步子,直到顧耀東怒氣沖沖開門出來,現場氣氛變得詭異無比。顧耀東卡殼幾秒,立馬解釋因為帽子太醜才爭吵,甚至搬出法律條文,結果兩個女人你一言我一句地朝他開火,表示“人家跟你談戀愛,你跟人家談法律”。

案情毫無進展,刑二處依舊混吃等死,趙母胃病癒發嚴重,緊靠趙志勇微薄薪水無法湊足手術費。趙志勇希望以後可以出人頭地,而顧耀東與他恰恰相反,全部心思都用來關注沈青禾的秘密。

正巧沈青禾最近常幫楊福朵做作業,偶爾還會為她畫顧耀東的素描,沒想到顧耀東趁機找藉口送煤球,經常去楊一學家裡。如此一來二去,就連楊福朵也察覺倆人之間的奇妙關係,便想盡辦法讓顧耀東多獻殷勤。

夜深人靜,又是路燈逐漸熄滅之際,沈青禾從楊一學家裡出來,放眼望去,整條弄堂都是烏漆嘛黑,唯獨顧家門口出現一團光亮。二樓曬台擺放座燈,亦是顧耀東有意為之,他聽著沈青禾上樓、進屋,便趕緊將那盞突兀的小燈挪回寫字檯。

由於綁匪來電索要五十萬美金,於是沈青禾立刻向老董匯報情況,打算親自保護尚君怡安危。當天晚上,沈青禾換上洋裝和假頭套,打扮妥當後,陪同尚君怡赴約前往。綁匪約定地點是在蘇州河北岸的一處廢棄廠房,周圍沒有住戶,角落裡停著一輛吉普車。

沈青禾願多交五萬美金,請求先讓她們與尚榮生見面,確保對方安然無恙。綁匪們再三考慮,見兩個女孩手無縛雞之力,索性同意。果然沈青禾開車跟著對方一路從蘇州河北岸開到十六鋪碼頭,就在碼頭附近,遠遠看到被綁匪押在院子門口的尚榮生。

經過反覆確認,綁匪毫無察覺地拿走皮箱,正歡天喜地開箱驗錢,誰知兩輛警委卡車從暗處撞向大門,行動隊隊員紛紛跳下車,快速控制綁匪一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