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秘而偉大第29集

第29集:沈青禾執行任務中槍傷 楊一學被栽贓抓進警局

請選擇集數

收起

尚榮生被救回車裡,整個過程時間很短,還不待對方做出反應,只見警委行動隊揚長而去,就連沈青禾也都拽著尚君怡跑回轎車,一腳油門離開碼頭。

兩名拿著贖金的綁匪跳上吉普車追去,沈青禾東拐西繞,總算甩開尾巴。她將轎車丟棄在隱蔽小路,緊接帶著尚君怡前往警委中轉點的裁縫鋪,成功與尚榮生見面。警委悉知過後會有警員上門做筆錄,於是特地派出一名同志冒充尚家管家。

沈青禾將尚君怡交給老董後,迅速離開裁縫鋪,可惜她百密一疏,沒有及時換掉身上的洋裝,縱然帶著假頭套,可終究還是太惹眼。兩名綁匪以轎車為中心,不停地往周圍擴大搜尋,果然在電車站的路上遇到沈青禾。

顧耀東待在楊家許久,始終沒能等到沈青禾,直至楊一學從外面回來,他才逐漸離開,恰好看見沈青禾出現在弄堂口,卻沒有進入福安弄,而是神色奇怪地繼續往前走,身後則跟著兩個陌生男人。

意識到沈青禾可能被人盯梢,顧耀東立馬抄起火鉗朝弄堂口跑去。沈青禾繞回電車站,兩名綁匪礙於車上還有其他乘客,暫時按兵不動,待顧耀東趕來時,電車早已開走。

兩站之後,距離福安弄足夠遠,沈青禾下車拐進小路,越走越快,剛要走出巷口,兩名綁匪突然從旁邊鑽出來,舉著手槍對準她。其中一名綁匪從沈青禾包里翻出袖珍版白朗寧手槍,另一人則盤問她的身份。

沈青禾承認與尚小姐關係較好,也解釋清楚手槍的來源,結果對方根本不信,咬定她是共黨身份。正打算將她綁回去復命,怎料顧耀東舉起火鉗衝過來,抽得綁匪毫無招架之力。沈青禾趁機拉著顧耀東離開,結果另一人朝沈青禾離開的方向開槍,一槍打空,又打一槍,眼見綁匪即將惱羞成怒,槍聲從別處響起,綁匪應聲倒地。

巡警聞聲趕來,沈青禾拽著顧耀東藏在旁邊。原本顧耀東想帶她回福安弄,但沈青禾卻表示要去外地幾天,此次任務時間較長,不管顧耀東是否留著亭子屋,恐怕都不會再回來。顧耀東只顧思量話中之意,尚未察覺到沈青禾臉色發白,額頭滲汗,考慮將來不知何時再見,於是一把將她抱住,作出不捨的告別。

沈青禾目送顧耀東朝小路深處走去,繼而轉身拐回小巷。側腹槍傷愈發嚴重,血水逐漸滲透,沈青禾吃力地扶著牆面,直至跪在地上,即將暈倒之際,幸好老董及時將她帶回車裡。原來老董不放心沈青禾,所以一直跟在後面,包括剛才的兩名綁匪也是他開槍擊中。

此時福安弄里喧譁不斷,若非弄口停放警車一輛,顧耀東尚不知楊家發生大事。三名警察乃是治安大隊的巡警,控指楊一學非法偷盜,無論是從作案動機亦或證人口述,皆已坐實罪名,而贓物則是那雙田記鞋店丟失的皮鞋,如今卻穿在楊福朵的腳上。

警察硬生生拽下皮鞋,隨即拖著楊一學往外走,縱然楊一學苦苦哀求,解釋緣由,可無人敢去相信他。周圍鄰居噤若寒蟬,面露同情之時,又壓著一股怒火,待警車徹底離開後,全都站在道德制高點指責顧耀東沒有出面說情,甚至把他歸類於沒有良心的惡人。

次日一早,顧耀東立馬趕到刑二處打聽楊一學的案子,幸好他涉案金額較小,無非就是普通的治安案件,倒是趙志勇心急火燎地翻找筆記本,緊接跟著大家坐車前往尚家。鍾百鳴調來警局目的之一便是為了督促“太平計畫”,而尚榮生就是計畫的核心,所以當他昨晚聽聞尚榮生獲救,直接打電話怒斥稽查隊的陶處長沒管好手下,幾個蠢貨為多拿五萬美金竟把“核心”弄丟。

如今事態無法挽回,鍾百鳴打算揪出內鬼,抓到通共分子,他已將嫌疑鎖定在幾人身上,只是還需證據落實,立即向趙志勇要來上次去尚家調查時做的筆錄,雖然筆記本是趙志勇,可筆錄卻是顧耀東寫的。

鍾百鳴笑著誇讚顧耀東字跡漂亮,便向趙志勇打探顧耀東的情況,僅是幾句無關緊要的閒聊便已套取不少信息,尤其他隨手翻閱筆記本,無意間發現其中一頁被人撕掉。

來到尚家後,特偵組並未見到尚榮生本人。由警委隊員喬裝管家的男子表示尚榮生已帶尚君怡離開上海,並且拒絕透露去向,僅僅大概描述交納贖金當晚的情況,但在期間隱瞞重要線索。

即便管家口供天衣無縫,可是鍾百鳴的猜忌並未因此完全打消,他離開尚家直接去找齊昇平,借用一樁“莫乾山”的陳年舊事將嫌疑引向沈青禾,順帶索要那封神秘的匿名信。由於齊昇平與沈青禾常有生意往來,所以他對鍾百鳴的調查方向略有不滿,礙於他背後勢力,索性冷笑著拿出匿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