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秘而偉大第30集

第30集:趙志勇解釋匿名信緣由 鍾百鳴暗察明訪顧耀東

請選擇集數

收起

匿名信紙張看似並無特別,唯獨坑窪的邊緣引起鍾百鳴注意,於是便在午休時間邀請趙志勇一同吃飯。趙志勇目瞪口呆,尤其聽他點名要去自家麵攤,更是受寵若驚,立馬忙不迭地擦拭桌椅,滿心歡喜地跑到趙母身邊,叮囑她做一份老家味道的陽春麵。

此時小麵攤客人不多,鍾百鳴趁機翻開筆記本,拿出匿名信紙與撕掉的那頁對比,果然邊緣嚴絲合縫。趙志勇端著熱騰騰的麵條走來,鍾百鳴不動聲色地合上筆記本,隨便吃過兩口麵條,寒暄幾句,繼而開門見山地說明來意。

隨著匿名信熟悉的字跡映入眼帘,趙志勇愣在原地,腦海浮現出當日他用左手寫下匿名信,如何投交到副局長辦公室的畫面。鍾百鳴從趙志勇的反應中得出結論,索性繼續追問關於顧耀東的真實身份,以及他以何種緣故匿名舉報好友。

面對鍾百鳴的咄咄逼人,趙志勇瞬間驚慌失措,哪怕舉報原因難以啟齒,但他還是願意交代自己從喜歡丁放到嫉妒顧耀東的過程,順理成章地洗清顧耀東“通共”嫌疑。縱然理由聽起來像個極其拙劣的謊言,令人哭笑不得,可是依舊讓鍾百鳴深感無奈,因為他的確看出趙志勇並未撒謊。

吃完最後一口麵條,鍾百鳴再度恢復平日裡的和善面孔,臨走前又對趙志勇一番語重心長,如同上級愛戴下屬的關懷。趙志勇重展感恩笑容,沒有多加考慮對方動機,緊接將匿名信揉成團丟進火爐里,眼見紙張灰飛煙滅,仿佛得到鍾百鳴的特赦。

顧耀東去看守所探望楊一學,從他口中獲悉部分情況,只因尚未留意騙子模樣,所以沒法提供任何有用線索。幸好案件性質並不惡劣,現今已交由刑二處辦理,顧耀東承諾會還楊一學清白,可趙志勇認為短時間內很難翻案,於是將鍾百鳴先前的懷疑告知顧耀東,順便提醒他身為政府警察,關鍵要為政府辦事,即不求飛黃騰達,也需明哲保身。

奈何顧耀東太過磊落直率,他沒有正面回應趙志勇,而是獨自靠在門外思索許久,最終還是決定遵從本心。其後顧耀東為楊一學申請取保候審,沒想到事情遠比他想像的還要順利,鍾百鳴主動提出跟他到楊家調查情況,即便顧耀東有些疑惑,但還是帶他來到福安弄堂。

楊家清冷簡陋,並無任何線索可尋,鍾百鳴意不在此,大概打量幾眼,佯裝同情之態掏錢遞給楊福朵。眼下時間尚早,鍾百鳴想去顧家討杯茶喝,顧耀東猛然想起趙志勇的叮囑,待他打算阻止已經來不及。

新任處長大駕光臨,老兩口笑意盈盈地忙裡忙外,水果瓜子不斷拿出。唯獨顧耀東心不在焉地泡茶,正琢磨找藉口請鍾百鳴離開,沒想到顧邦才竟留人吃飯,而鍾百鳴沒有拒絕,甚至假借觀賞為由,先後進入顧耀東與沈青禾的房間。

書桌上那本《席勒詩選》格外顯眼,尤其扉頁上寫著“人,要忠於年輕時的夢想”,倒讓鍾百鳴對顧耀東有所改觀,反而認為他並不似眾人口中的書呆子,或許稚氣僅是偽裝。至於亭子屋的布局擺設,表面上並無不妥,可是床上幾件凌亂的衣服,以及沒有喝完的水杯,這些細節全都指向沈青禾走得匆忙,即便顧耀東解釋倆人吵架的緣故。

待吃過飯後,一家三口送鍾百鳴出門,顧母見兒子臉色不好,立馬替他解釋,結果嘴快爆出沈青禾已在外地,離家之時正是楊會計被抓那日,亦是尚榮生被救的同一天。顧耀東察覺鍾百鳴還在外面,裝作倒水觀察四周,等他發現人已走遠,趕忙返回亭子屋,手忙腳亂地收拾完所有衣物,收好照片,關上窗戶,即茫然又忐忑,確保再無細節破綻。

之前追擊沈青禾的兩名綁匪,如今一死一傷,根據醫生所言,恐怕倖存者甦醒希望渺茫。王科達怒斥稽查處辦事不利,偏偏還讓警局過來善後,破差事落在刑一處頭上,等於讓他親自收拾爛攤子,不禁大為窩火。鍾百鳴全程沉默,直至王科達氣惱出門,故而拿出沈青禾的戶籍卡,想讓洪隊長和其他假扮綁匪的特務辨認照片,奈何當晚太黑且距離過遠,實在看不清楚。

會議大廳內,鍾百鳴陪同三名高層吃西餐,其中包括上海警局局長等人。三名負責此次行動的特務跪在地上,陶處長焦急地站在旁邊,討好之餘還要自我總結失敗原因,試圖減免責任。目前調查毫無進展,鍾百鳴卻一笑了之,對他來說,若是懷疑紮根很難除掉,從莫乾山行動失敗,到現在太平計畫出問題,總有幾個身影出現在附近,平時若即若離,實際上則保持著隱秘的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