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秘而偉大大結局

大結局:顧耀東成為政保科科長 夏繼成沈青禾重回上海

請選擇集數

收起

雖然顧耀東謊稱沈青禾是去處理父母遺留在香港的產業,可是顧邦才比任何人都了解這個兒子,即便婚事已被迫耽擱,但他心裡的愛卻永遠不會貽誤。同樣,遠處的城市燈火輝煌,亦是硝煙瀰漫,顧耀東的任務還在繼續,戰鬥尚未結束,這裡依舊是他堅守的戰場。

最近半年裡,顧耀東照常會去戶籍科翻尋身份卡,哪怕每次都是失望而歸,仍舊沒有減少半點期盼。如今已是兵臨城下的局勢,孔科長感慨自己將要告老還鄉,就連李齊坤也都決定辭職離開上海,臨走前給每個人都織好一條圍巾。

刑二處僅剩的四名警員各自待在辦公桌前,互不言語,氣氛傷感且壓抑。一名警員匆忙跑來通知要到外白渡橋支援防衛圈,結果誰也沒有起身,極其默契地無動於衷,直至包一民提議大家去樓頂喝酒。

四個人手握酒瓶坐在天台上,沒有把酒言歡的熱鬧,更多的是惆悵、鬱結以及憤怒。自從夏繼成調任,趙志勇身亡,刑二處已經變得不再完整,再加上李齊坤離開,大家也是時候各奔東西。

顧耀東從未忘卻來到警局的初衷,所以他決定留在上海,肖德榮亦是懷有同樣理想,只不過那是在他年輕的時候,可惜時光荏苒,早已無法年少輕狂,“匡扶正義,保護百姓”的夙願便成憾願。

包一民即將跟隨未婚妻遠赴台灣,但他捨不得兄弟,於是利用私人關係搞到三張碼頭通行證送給大家。於大同毅然決然地辭掉警察,卻也燒掉那張通行證,因為他想隨心而活,簡單平凡地度過餘生。

從警局回到福安弄,顧耀東看見丁方站在弄堂口處,與她許久未見,多少有些侷促和疏離。丁放準備離開上海投靠杭州親戚,所以特來道聲告別,並且表示已經想好小說的結局,如果能有來生,她希望可以換個時間、地點以及身份,重新認識顧耀東,重新改寫結局。

與此同時,齊昇平在方秘書的護送下,連夜趕往碼頭,卻不知遭到對方出賣,幾聲槍響便已結束齊昇平貪婪的一生。

一九四九年五月二十七日,當晨鐘敲響時,人民解放軍徹底解放上海,他們恪守命令盡一切可能降低對城市的破壞,最終創造了殲敵十五萬並保存城市完好的奇蹟。這座閎約深美的國際都市終於回到人民手中,空氣里依然瀰漫著法國梧桐的味道。

福州路185號,這座從一九三一年建成的中央巡捕房,到現在的上海市人民政府公安局,二十三年的光景,致使大樓里的人和事已隨它斑駁滄桑。顧耀東經過四年時光的精雕細琢,逐漸褪去懵懂愈發成熟,甚至可以獨當一面,升任為政保科科長。

年輕公安幹警陸續前來警局報導,縱然隊伍算不上整齊,但每個人都昂首挺胸,朝氣蓬勃。顧耀東欣慰地翻看著檔案,可當目光落在其中一份資料時,驀然愣住,隨即露出笑容。此時肖德榮緊張謙卑地坐在房間裡面試,無論是過往的累累功勳或者人生污點,皆是毫不猶豫地坦白。

談話結束之後,肖德榮獨自向外走去,正要邁出大門時,忽見一名年輕公安匆忙跑到面前,告知他已被錄取。顧耀東熟悉的聲音傳來,肖德榮激動回頭,不禁眼眶泛紅,肅然敬禮,終究是初衷未變。

春福飯館重新開張,老闆娘聘用年輕女服務員幫忙。顧耀東抽空來到飯館,依舊點了一碗菜泡粥,原本剛拿出工具去修窗戶,結果意外發現窗戶被人修好,就連那碗粥的味道也都有所不同。

臨走時,顧耀東照例從罐子裡裝好魚骨,正打算將魚骨放到餵食的地方,沒想到碗裡滿滿一堆,似乎有人提前放好。微怔片刻後,顧耀東轉身朝飯館狂奔而去,徑直衝進廚房,奈何廚房內空無一人,老闆娘正好買菜歸來,否認自己做過那碗菜泡飯。

恰巧電話鈴聲響來,顧耀東毫不猶豫地拿起話筒,他小心翼翼地喊了聲處長,回應他的卻是漫長沉默,仿佛時間靜止,直到對方掛斷電話。也就在那一天,顧耀東從戶籍科里找到夏繼成的新身份,他思念已久的人從未離開,總會在某個角落裡默默注視,默默奮鬥在戰線上。

福安弄恢復以往的煙火氣,弄堂里人來人往,所見之處皆是熱鬧平和。顧耀東聽聞父母已將亭子屋出租,急忙跑回家阻止,可惜阻止不成,契約早就簽訂。待老兩口出門去看望孫子,顧耀東獨自上樓,獨自站在亭子屋悵惘。

樓下敲門聲響起,顧耀東猜測是新租戶到訪,於是決定跟對方說明情況。然而大門打開,對面竟是剪著時尚短髮且穿著連衣裙的沈青禾,旁邊放著一隻行李箱。沈青禾笑稱五年前的租金,顧耀東聞而不答,兩個人緊緊相擁,臉上洋溢著喜悅,如果談及人生中最美好的事,那一定會是久別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