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館第14集

第14集:賀義堂被陸先生夫婦戲弄敲詐 金小手死而復生來謝陳懷海

請選擇集數

收起

陸先生關上門進去通報,讓賀義堂在外面等了很久,才讓他進門,賀義堂看陸先生面有難色,勸他多少還一點,陸先生突然掩面大哭,自稱他沒錢還賬,就連女兒看病的錢都沒有,女兒在房中不停地喊餓,喊難受,陸先生只好出門討飯吃,賀義堂看不下去,趕忙把身上所有的錢都拿出來,讓陸先生給孩子買點吃的,陸先生連連解釋朋友也欠他錢,可至今要不回來,他想先給女兒看病買藥,賀義堂唏噓不已,當場脫下皮鞋讓他當了換倆錢。

賀義堂穿了陸先生的布鞋回老酒館,陳懷海和三爺都覺得他被騙了,賀義堂堅信自己的判斷。果然不出三爺和陳懷海所料,陸妻假裝女兒痛苦嚎叫,成功騙過了賀義堂,陸先生夫婦導演了一齣戲,騙取了賀義堂的同情,他們夫妻倆用那些錢大吃大喝,還商量著再敲詐賀義堂一筆錢。

賀義堂再次來看陸先生,得知他女兒病情不見好轉,勸他趕快領著女兒看西醫,陸先生謊稱把女兒送到大仙家了,陸妻在裡面大聲嚎叫,口口聲聲要去看女兒,讓陸先生把家裡唯一的褲子脫下來,陸先生傷心地嚎啕大哭,跪下求賀義堂把褲子脫下來救急,賀義堂對他深信不疑,當場把自己的褲子脫下來,三爺和陳懷海勸賀義堂不要再招惹陸先生,可他就是執迷不悟。

高先生來老酒館找陳懷海,迫不及待想知道他喝完那杯酒以後的反應,三爺找藉口應付過去,陳懷海隨後趕回來,滔滔不絕講明他在找鋪子開大酒樓,高先生陰陽怪氣對他冷嘲熱諷一番,陳懷海盛情邀請他留下來喝一杯,高先生斷然拒絕,還一再提醒陳懷海不要砸了招牌,三爺聽出高先生話裡有話,陳懷海卻不以為然。

賀義堂再次來找陸先生,陸先生讓賀義堂去找朋友要回欠款,用那筆錢還上老酒館的酒錢。賀義堂硬著頭皮來找齊先生討債,齊先生二話沒說就讓賀義堂掃院子,劈柴,挑水和哄孩子睡覺,賀義堂都一一照辦,直到最後累得筋疲力盡,齊先生對他很滿意,不但不提還錢的事,還騰出後院空房讓賀義堂住,賀義堂剛忙說明緣由,齊先生明確聲明從來沒有欠過陸先生的錢,陸先生主動幫齊家找傭人,提前收了齊先生的佣金逃走了,齊先生把賀義堂扣下來,陳懷海和三爺只好拿錢把賀義堂解救出來,賀義堂才明白自己上了陸先生的當,他懊悔不已,陳懷海看上賀義堂的恰恰就是他的簡單。

轉眼到了1932年,馮先生帶著大連街上有頭有臉的人來老酒館吃飯,陳懷海感謝他捧場,馮先生反覆聲明是高先生推薦他們來的,讓陳懷海把高先生存在老酒館的燒刀子先燙上,高先生隨後趕來,陳懷海趕忙過來應酬,高先生又開始不陰不陽地說風涼話,提醒陳懷海不要砸了招牌,陳懷海面子上掛不住,當眾承諾老酒館的酒絕對沒有問題,否則就把招牌砸了,高先生不點菜,先讓他把酒端上來品嘗,老白頭發現勢頭不對,就提醒三爺多加注意,三爺懷疑高先生故意來找茬,陳懷海的心裡也開始犯嘀咕。

夥計把高先生存的酒端上來,高先生卻讓夥計再上一壇新的燒刀子酒,馮先生大惑不解,堅持要喝原來的酒,可高先生卻不同意,口口聲聲稱不能讓大家喝自己的剩酒,當場給大家開了一壇新酒。當天夜裡,陳懷海遲遲未歸,三爺輾轉反側睡不著,陳懷海到其他酒館轉了一圈,才意識到老酒館存在的問題,他要好好想一想,勸三爺先睡覺。

陳懷海回到房間,聽到均勻的呼嚕聲,他立刻猜到是金小手來了,金小手安然無恙站在他面前,還準備了一罈子酒和陳懷海開懷暢飲,金小手說明是道上的朋友把他救了,警察局怕丟人,就隨便放了幾聲空槍,之後金小手回到山東老家,才知道陳懷海把他的寶貝全送了回去,還安頓好了他的老娘,金小手跪倒在地感謝陳懷海的深明大義,發誓為他肝腦塗地,金小手決定以後全力以赴打鬼子,陳懷海對他千叮嚀萬囑咐。

杜先生很久沒出現,他再次回到老酒館,昔日的話匣子突然一言不發,顧客們都很納悶,陳懷海覺得他是遇到難事,勸他講明緣由,可杜先生還是不說話,陳懷海就讓亮子拿來紙和筆,杜先生在紙上寫了一句話“舌頭惹事了,沒了”,陳懷海唏噓不已,苦苦挽留他住在老酒館,可杜先生還是義無反顧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