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的相遇,最後的別離第2集

第2集:季曉鷗知道湛羽家境再次幫助他 嚴謹在曉鷗咖啡館巧遇湛羽

請選擇集數

收起

曉鷗去到醫院看爸爸,但是爸爸交給她一個任務去給他的一個病人送藥,因為這個人家庭困難,爸爸一直資助著她,這個人叫劉美琴,曉鷗進去後發現劉美琴的兒子居然是湛羽,兩人見面後湛羽覺得很尷尬,但是曉鷗趕緊上前做自我介紹緩解氣氛,於是媽媽叫湛羽帶著曉鷗去買點水果招待客人,兩個人走在路上湛羽趕緊解釋說他就是因為家裡沒錢才不辭而別的,但是湛羽已經和護士要了曉鷗的電話,等有錢了就還給曉鷗的。曉鷗看出來湛羽還沒吃飯便請他去吃麵,期間湛羽問曉鷗是怎么找到他們家的,曉鷗告訴湛羽她去就是巧合,是替她爸爸送藥的,湛羽給曉鷗說了他媽媽是因為看病,打針激素太多才導致股骨頭壞死的,他爸爸從來就沒照顧過他們,就是個混蛋,湛羽從身上拿出了一個打火機能值點錢,作為她醫藥費的補償,曉鷗看了看說先替他保管吧,等他有錢了在拿回去。

第二天湛羽去到曉鷗的咖啡店,曉鷗希望他能夠去她的店裡上班,湛羽是個很機靈的小伙子很勤快,店裡的事都由她負責。

那天店裡去了一個供貨商要貨款,這時嚴謹和一個女人進去點了一份套餐,這時供貨商叫她趕緊還錢,不還錢也好說,晚上去他家陪一晚上就兩清了,曉鷗笑笑對供貨商說等著,就把一大杯冰塊倒進了他的褲兜里,這下把供貨商給搞急了要動手,嚴謹過去抓著供貨商的手,叫他老實點,曉鷗欠了多少錢他給,供貨商嚇得拿著錢趕緊跑。

事後嚴謹認出了曉鷗就是在酒店打自己的人,曉鷗也認出了嚴謹,心想剛走一個流氓,又出現一個,沒辦法只好說錢很快就會給嚴謹的,但是嚴謹不要錢,只想要她吧檯上的打火機,但是打火機是湛羽給她的,曉鷗不可能會給嚴謹,於是嚴謹就把打火機上的細節都說給曉鷗了,這讓曉鷗心想還真是了如指掌,這時湛羽回去了,曉鷗就問他,嚴謹問湛羽為什麼要偷東西?湛羽叫嚴謹出去說話,兩個人出去後曉鷗也跟著出去了,結果嚴謹和曉鷗說是誤會了便走了,湛羽和曉鷗說他在酒店打工的時候,看到打火機在衛生間,所以拿走的,是想著換錢為媽媽治病,保證以後不會在這樣了。

每天下班後曉鷗都叫他把剩下的吃的拿回家和媽媽一起吃,但是湛羽看著門外有個孤兒也是沒吃的希望曉鷗能夠分給他一部分,這讓曉鷗覺得湛羽很善良,於是曉鷗就想以後要照顧好這個弟弟。

嚴謹再次見到接頭人說湛羽應該是劉偉安排的人,以後他要對湛羽小心一些。嚴謹和爸爸一起吃飯的時候問到他的事業如何了,媽媽趕緊叫爸爸快些退休省的兒子還要在外面自己創業,媽媽拿著一張照片要給他介紹對象,這人叫方楚楚是爸爸朋友的女兒,剛剛繼承家業,這時妹妹過去了,要哥哥趕緊努力要不然就被別人搶走了,爸爸給嚴謹下了死命令,行不行都要去見見。

嚴謹帶著方楚楚去到了曉鷗的咖啡廳,結果就見到了之前的一幕,就在嚴謹和曉鷗調情的時候方楚楚走了,但是他和湛羽去到外面談話的時候,嚴謹問他和曉鷗是什麼關係?在酒店是怎么進入他的房間的?但是湛羽叫他不要在打擾曉鷗,正巧曉鷗這時出去,嚴謹就和她打個招呼走了。

美姐劉偉和嚴謹三人去打高爾夫,美姐說他和路萬金物流公司的合作被中斷了,這時劉偉說他們就是欠收拾,嚴謹叫他們不要擔心,他有辦法擺平。

嚴謹再次去到接頭地點,接頭人給了他曉鷗的資料,季曉鷗沒有販毒跡象,這時季曉鷗給嚴謹打電話要還錢給他,就在嚴謹說見面聊的時候季曉鷗把電話給掛了。於是嚴謹打算用追求季曉鷗來查找KK的販毒證據。

嚴謹在審訊室問老程有沒有醒過來?警察告訴他最重要的是協助他們調查,其他的事不用問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