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的相遇,最後的別離第3集

第3集:季曉鷗對嚴謹的身世另眼相看 為了小美人嚴謹約談路老三

請選擇集數

收起

季曉鷗收到了嚴謹的第一束鮮花,但是都沒有寫送花人的姓名,每次送的都是玫瑰花,這讓季曉鷗覺得有些莫名其妙,經過一段時間後,花裡面終於有了一張名片是嚴謹的名字,這讓季曉鷗知道了原來是他,於是就叫湛羽處理掉算了。

嚴謹去到季曉鷗的店裡要點一杯咖啡,但是季曉鷗把欠嚴謹的錢拿給了他,叫他不要在送花給她了,咖啡不會賣給嚴謹,這時一個叫老馮的人去到店裡,季曉鷗納悶他們居然認識,嚴謹說他原來做緝毒警察的時候和老馮是同時,聽到他們是緝毒警察的湛羽有些吃驚,但是季曉鷗覺得嚴謹當緝毒警察有些不屑的表情。

後來季曉鷗和老馮在一起聊天了解了,嚴謹乾緝毒警察的時候居然還是表現最好的一個,但是季曉鷗仍然認為嚴謹還是靠他爸爸的後台才有今天的成績的。

嚴謹每天都跑到季曉鷗的店裡幫忙幹活,雖然這樣季曉鷗還是對嚴謹不待見,總是趕他走。

湛羽在店裡給顧客拉小提琴的時候,季曉鷗想給他拍一段視頻嚴謹就站在前面搗亂,就在這時方妮婭進去了,方妮婭問曉鷗她剛剛走了幾天就有這么多追求者?方妮婭看出了那個追求者居然是嚴謹,她可是知道嚴謹的家境有多好,叫季曉鷗要把握好機會,但是季曉鷗卻對嚴謹不感興趣,方妮婭說曉鷗不要嚴謹方妮婭就不客氣了,於是就和嚴謹熱情自我介紹,但是嚴謹對她沒有任何想法,這讓方妮婭覺得自己是自找沒趣。

季曉鷗問爸爸股骨頭壞死置換需要多少錢?爸爸說了大概要七八萬吧,季曉鷗覺得劉美琪應該把股骨頭換了,這樣就能站起來了,媽媽還叫季曉鷗把家裡的電視給湛羽家送去,他家太可憐了。

季曉鷗騎腳踏車在路上突然鏈子掉了,這時嚴謹正巧開車過去幫他把車修好,於是季曉鷗叫他把家裡的電視機幫忙給拉到湛羽家,嚴謹心想這可是個好機會,正巧車上有禮品就順便給季曉鷗的父母帶上去,沒想到季曉鷗的父母一見到嚴謹就喜歡的不得了,還要他經常到家裡玩,但是季曉鷗卻對父母說嚴謹只是個搬家工人而已。

嚴謹抱著電視機去到湛羽的家裡,進去後嚴謹看到湛羽的家裡的確很困難,給她安裝完電視後嚴謹聽劉美琴說要再找一家醫院打針,因為季曉鷗爸爸在的醫院藥費太貴了,她負擔不起,嚴謹就問劉美琴打的什麼藥?劉美琴給嚴謹拿過去後他說會打針,沒想到嚴謹居然真的會打針。

開車回去的路上季曉鷗對嚴謹的幫忙表示感謝,嚴謹叫她以後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就叫他,季曉鷗問嚴謹他們緝毒警察會的那么多,有沒有什麼不會的嗎?嚴謹想了想暫時還真沒有他不會的。

嚴謹找到路老三要他把美姐的錢吐出去,但是路老三卻說他吃都吃進去了,怎么吐不出去?除非嚴謹賣三分之一給他,嚴謹告訴路老三他兒子在外國把人給廢了,人家還在找他兒子呢,路老三知道嚴謹了解此事,雖然害怕但是還是沒有鬆口,這時嚴謹看著路老三是不用狠招他不害怕。於是就用手從烤肉的爐子裡,拿出一塊碳給路老三點菸,這下把路老三給嚇著了,趕緊叫他放下有什麼事好商量他都答應,嚴謹知道路老三認慫了就叫他好自為之。

回去的路上美姐叫他去醫院看看傷勢,但是被嚴謹給拒絕了,劉偉也說嚴謹在部隊早就練得鋼筋鐵骨了,不會在意這點小傷的。

妹妹和嚴謹說不要和一個略記斑斑的女流氓繼續混了,季曉鷗是進不了嚴家的大門的,她大學都么有畢業就出去混社會,能有什麼好德行,但是嚴謹說他就喜歡這種有故事的姑娘,妹妹沒辦法只好叫他好自為之吧。

嚴謹找到接頭人老程說他就算在怎么表現,小美人公司的人也沒有把他當成自己人,只能把他爸爸物流公司拿出去販毒一條路了。

嚴謹還是每天都去季曉鷗的店鋪上班,他每天都在觀察著湛羽接打電話,應該是在和他的上線聯繫,但是嚴謹發現湛羽每次看季曉鷗的眼神都有些許的愛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