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藥神》電影劇情

第2章 印度格列寧

生意還是沒起色,隔壁旅店老闆倒是帶來個老鄰居呂受益。呂受益身體不好,得了慢粒白血病,需終身服用格列寧。由瑞士諾瓦製藥公司生產的格列寧市場定價極高,一瓶就要三萬七,呂受益承受不了便打起了印度仿製藥的主意。印度仿製的格列寧一瓶只要兩千,能很大程度降低經濟負擔。旅店老闆知道程勇在印度有些路子,一時好心便把呂受益介紹了過來。

程勇打死也不會承認自己有走私行為,對呂受益所說的格列寧,他是即不了解也沒興趣。呂受益還不死心,把電話號碼抄在了名片上才告辭離開。程勇把名片隨手丟在桌上,自顧自的玩起了電腦。

本以為這事就這樣去了,可沒兩天老爸被發現暈倒在地。醫院檢查後確診是腦部血管瘤,開刀手術要十幾萬。一文錢逼死英雄漢,程勇打算鋌而走險,與呂受益合作。當他從醫院回到店裡,才發現房東把店門都封了,停電停水,不交房租就不開門。程勇像個小偷一樣打破窗戶玻璃爬進自家店裡,舉著手電筒翻了半天才找到寫著電話號碼的名片。

為了保險起見,程勇先跑到醫院,借諮詢為名跟血液科醫生打聽印度格列寧的事。醫生一聽臉色就變了,仿製格列寧在國內屬於違禁藥,病人擅自服用,醫生就會拒絕為其治療。而慢粒白血病一旦進入急變期,即使服藥也沒用,只有等死。從醫生的態度來看,程勇感覺這裡面有戲。

呂受益拿來了格列寧樣品,還拍著胸脯保證能把藥賣出去,程勇便坐上了飛往印度的航班。來過印度多次,程勇熟門熟路,找到會講中文的計程車司機詹姆斯。根據呂受益提供的地址,來到了藥廠。藥廠老闆是個實誠人,仿製格列寧的出廠價只要五百一瓶,但不零售。像程勇這種小批量的客戶,只能去藥店以零售價兩千元購買。程勇一聽,心裡活絡了起來,馬上要求成為該仿製藥在中國的獨家代理。

程勇毫不掩飾自己的貪心。貪心是進步的原動力,這反而讓老闆相信他會有所作為。程勇與老闆約定,第一批購入一百瓶,只要能在一個月內售完,就簽署正式代理協定。隨後程勇通過相熟的貨輪廚子,第一批藥順利到了上海。

藥是有了,可呂受益居然說賣藥是違法的。當初他為拿到救命藥,才編了個謊話。程勇一聽就來氣了,一把將呂受益手裡的藥奪了過來。如果賣不出去賺不到錢,他也別想拿到藥。呂受益無奈之下,只能和程勇一起到醫院裡四處兜售。但很多病人並不知道仿製藥的療效,紛紛拒絕購買。有幾次還叫來了保全,把二人趕出了醫院。

幾乎絕望的時候,呂受益想到了一個人,病友群的群主劉思慧。思慧的女兒也有慢粒白血病,高昂的藥價,讓她不得不白天上班,晚上到舞廳兼職。空閒時還在QQ群里了解病友的情況,集思廣益,與病魔做鬥爭。每個醫院都有病友群,所有病人都在群里。思慧是六院的群主,便聯繫了其他群主積極推廣仿製藥。效果立竿見影,很多人慕名而來,還尊稱程勇為“勇哥”。進價五百,賣出去四千,程勇賺得盆滿缽滿。大把賺鈔票的時候,也沒得意忘形,他還不忘提醒大家,保持低調,不要引起醫院方面的注意。

(電影我不是藥神詳細劇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