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藥神》電影劇情

第6章 呂受益之死

一年後,程勇的製衣廠辦得有聲有色,生意蒸蒸日上。正在接待客戶時,他看到呂受益的妻子一臉憔悴的站在公司門外。張長林把藥價抬高到兩萬,被人舉報後跑路,印度藥的渠道就此中斷。呂受益砸鍋賣鐵也湊不出治療費,選擇割腕自殺。所幸發現及時,才被搶救回一條命。可照此下去,仍是死路一條。

因客戶催促,程勇顧不上呂妻的哭訴,匆匆開車離去。聽著車後撕心裂肺的哭聲,程勇心如刀絞。晚上,在網上查閱“格列寧”的最新訊息,張長林的通緝令赫然在目。他想了很久,仍放不下剛步入正軌的事業。

第二天,程勇抽空到醫院看望臥床不起的呂受益。呂受益已瘦得不成人形,由於沒有藥物維持,只能靠輸血增加血小板。清創時,呂受益強咬牙根忍住巨痛的慘狀,讓程勇心裡更不是滋味,只能默默離開。他再次前往印度購藥,但沒有了代理權就只能從藥店買幾盒。有了藥本應定心才對,可不知為什麼,程勇隱隱覺得不安,像是有事發生。

原來,化驗結果顯示呂受益進入了急變期,即使服用格列寧也不能控制病情,只有冒險進行骨髓移植,或許有一線生機。當晚,不願拖累妻兒的呂受益縱身從住院大樓跳下。劉牧師、思慧和眾多病友來為呂受益送行,程勇在靈前祭拜,感覺自己就像個外人。在人們怨恨的目光中,他走出呂受益家,在樓梯口看到正獨自流淚的彭浩。

開車回家的路上,程勇回想起印度製藥廠老闆所說的話。目前瑞士諾瓦公司正在起訴印度政府,指責其不尊重專利保護,致使假藥泛濫。印度政府被迫收緊了政策,藥廠只能暫時關門歇業。不過倉庫里還有一些存貨,可供程勇一時所需。

程勇決定重新賣藥,但此前發生的事,很難讓劉牧師、思慧和彭浩相信他是真心想幫助病友。畢竟無利不起早,一個年收入近千萬的成功企業家,哪會看得上一盒才賺一兩千的藥,除非有更大的利潤。為了打消大家的顧慮,程勇宣布每瓶藥只賣五百。

再次獲得信任後,地下藥店重新開張。還是原班人馬,還是原來的渠道,但程勇一再聲明,只賣給老病友,以防泄密,他真的不想坐牢。可才做了幾天,陰魂不散的張長林又找上了門,想要二十萬跑路費。程勇二話不說拿出了三十萬,著實讓張長林吃了一驚。

(電影我不是藥神詳細劇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