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流產、家世懸殊斷送了陳錚與蘇韻錦的初戀!

“一見鍾情”,陳錚第一眼看到蘇韻錦時應該想到了這個詞,那個逆光擺書的沉靜女孩,就這樣在高中的一個午後,走進了他的心底。

青春期的男孩子面對心愛的女孩,會怎樣引起她的注意?陳錚的捉弄,一個個惡作劇,補習功課時隨口而出的“真笨”,都是專門針對陳韻錦暗藏的小悸動,屬於男孩子無處安放的激情,單純而美好。

初戀的美好還在於:當在操場上看到陳韻錦的助陣,渾身使不完的勁兒;考試時看著陳韻錦提升的成績,比自個兒考的高分還激動;看到她因為父親生病擔心流淚,他也會情緒低落。這些,填滿了初嘗愛情的陳錚。

陳錚的初戀,徐徐拉開,不過,熱戀的主角蘇韻錦卻已經逃避。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單單靠愛情能維持多久?一個是富貴公子哥兒,一位是身世悲慘的灰姑娘;灰姑娘遇上王子開始了幸福的生活,在蘇韻錦這兒完全是個童話,她從沒想過某一天會成為童話里的灰姑娘,即便是明明感受到陳錚熱烈如火的追求。

陳錚:“原以為你只是不會去愛人,原來你只是不會去愛我!”

本以為大學相隔千里,會躲開陳錚,不再有交集。蘇韻錦的大學從勤工儉學開始,意外的收穫了初戀,同樣的身世,一樣的生活背景,她與沈居安惺惺相惜,屬於蘇韻錦的初戀從大學的圖書館開始了。

那個高中時就豪言壯語的說“我要是遇上喜歡的女孩子,我就撲上去追”的陳錚,那個學習上輕輕鬆鬆就能捕獲高分的高傲少年,那個清高的公子哥兒,怎么會放棄,蘇韻錦的逃避只會挑起他更高的追求。一年多的冷漠,在初戀里唱獨角戲的大男孩陳錚,選擇了妥協,卻發現有了情敵。

陳錚:“可是菩薩也看不見我有多難過。”

是啊!蘇韻錦是陳錚的初戀,那陳錚是蘇韻錦的什麼!只是定義成高中同學嗎?可笑!那個男人壓根配不上她,他的眼裡充滿了對物質的嚮往和渴望;當大好前程需要以婚姻來交易時,在財富與感情的抉擇中,沈居安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前者,蘇韻錦失戀了。

沒了情敵再加上臉皮夠厚的追求,陳錚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除去戀愛道路上的一眾障礙,開始了與心愛姑娘蘇韻錦的小日子,得來不易的愛情,過的蜜裡調油,不過,兩人天壤之別的生活背景卻埋了的一個雷。

真正過起小日子的蘇韻錦發現,在陳大公子哥的字典里,就沒有“動手勞動”這四個字。“老婆,我餓了!”她要做飯;“老婆,我渴了!”她得倒水;“老婆,我衣服髒了!”她要洗衣服。當初入職場的艱辛,和要照顧一個猶如大男孩的陳錚,時間上相衝突時;當蘇韻錦不斷被動的接受陳家的幫助,一家人面對陳錚的小心翼翼時,她那所剩無幾的自尊心轟然倒塌,那個雷,引爆了!

彼此還深愛著對方,卻因為種種有了解不開的結,再加上意外懷孕又意外流產......陳錚,成了蘇韻錦放在心裡的陌生人。

一場初戀,葬送在兩個人的固執里;一個自認為在感情里捧出了初心,一個感覺在愛情里失去了自尊,都心懷委屈;懸殊的背景,成了陳錚與蘇韻錦必須邁過的一道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