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盛紘和顧廷燁給持家的女人們上了一課

隨著《知否》的熱播,讓人熟悉了古代女人大宅院裡的鬥來鬥去,男人後院堪比宮心計,例如像盛家大娘子王氏與林小娘天天雞飛狗跳,爭的你死我活,最終目的無外乎是家裡的財政大權。劇里的盛紘和顧廷燁在家財上卻給女人們上了一課,也讓現在的已婚男士們看看什麼是大丈夫所為。

《知否》中林小娘想讓墨蘭嫁給小公爺齊衡,曾在盛紘跟前吹耳邊風,說墨蘭與小公爺互相青睞,如果墨兒有像嫡女華蘭十里紅妝的嫁妝,說不定就能攀上爵爺府的這門親事,盛紘當即一個大白眼丟給林小娘,因為林小娘居然打上了大娘子嫁妝的主意,想用大娘子的嫁妝給自己女們沖門面。大豬蹄子盛紘說盛家男人從來沒動老婆陪嫁的,大娘子的嫁妝大娘子自己分配,他一點都不會過問,大娘子給華蘭的嫁妝可是相當豐厚,十里紅妝!側面的反映她當時的陪嫁只多不少,盛紘卻一絲的心思都沒生,形象立刻高大起來。老婆的是老婆的,作為丈夫一分都沒想據為己有!也告訴女人們貪圖女人財產的男人都是沒出息的;也給現如今的男人上了一課,別結婚了就把老婆的嫁妝充公,會被人不齒的!大老爺們臉紅不?

明蘭和大豬蹄子顧廷燁婚後,過完洞房花燭第四天顧廷燁就領著老婆清點家底兒,為啥?家裡的財產全部交給明蘭掌家,家裡的老婆子丫鬟賣身契上交,家裡的小金庫上交,發的響、收的紅包賄賂通通一概上交,明蘭看著顧廷燁摸爬滾打奮鬥來的家當,直言自己儼然是個小富婆。想起顧廷燁在迎娶明蘭之前說的保證書:“我不敢說叫你過神仙般的日子,但與我在一起,絕不叫你受委屈,我在男人堆里是老幾,你在女人堆里就能是老幾!”肺腑之言,除了名聲地位,銀子票子也是讓老婆不受委屈的安全感,愛她就給她安全感。現代女性都獨立自主有自己的事業不至於讓男人養但是女人要的是男人的態度,你可以不必什麼都交給我但是你得事事把我放心上,讓女人知道嫁給你不會受委屈,這才是一個有擔當的丈夫。

《知否》雖然是古代男女不平等的時代,但是也可去其糟粕取其精華,盛紘和顧廷燁的一些做法恰恰表現了一個男人、一個丈夫的擔當。放眼看如今的小夫妻流行的AA制,吃飯、買東西、水電費通通AA制,吃完把嘴兒一抹,買的東西一分,來!開始分錢,過的還是小日子么?感情男人娶老婆都是搭夥過日子的,咋不懷胎十月、生產之痛也來個AA制呢,當然這樣的男人不多,不過還是會有。盛紘和顧廷燁雖說是在古代,卻有古代大多數男人的共同優點,一不占老婆的錢,二家裡財政大權和工資卡兒上交,著實給現在某些男人打了個樣兒,也讓婚後的女人明白了緊抓兩點,捂好婚前的,緊抓婚後的,將來嫁閨女時,也能添份像樣的嫁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