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如懿封后時可曾料到:此生成亦弘曆,敗亦弘曆!

富察容音去世後,弘曆不顧太后反對,由著自己的性子,由著自己對如懿的深厚情義,將如懿推上了大清女子最高的權利巔峰-皇后之位。

“願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潔,”世上最美的情話不過如此,從大清的皇后口中說出來,尤顯珍貴,應該說不出的滿足和甜蜜,只是,她的男人,身為皇帝,可以許她天下女子中最至高無上的地位,卻不能許下一心一意的夫妻安穩,多少也會有點遺憾吧。

自此之後,如懿與弘曆,終於並肩而立,結髮為夫妻,恩愛兩不疑,此生長久,不相欺,不相疑;站在弘曆身邊,封后大典上的如懿,想的應該是這些甜蜜和圓滿吧!任哪個女子,這等天大的幸福來臨時,怎能不陶醉,何況,給足這些的那個男人,是她今生的摯愛!

“烏拉那拉氏皇后,少有善終啊!”太后洞察一切的聲音徐徐傳來,來不及細想的如懿,被“吉時已到”的聲音喚回封后大典之上,喜慶而莊嚴的儀式,很快將太后那點不和諧的言語淹沒,像一片鵝毛投入湖裡,沒激起一絲絲漣漪。

之前冷宮裡的幾次進出,幾經生死,她已經不是當年的那個青櫻,任人擺布,得來不易的後位,也是弘曆將後宮託付的重任;是啊,外人眼裡的如懿,沒有耀眼的美貌,沒有深重的寵愛,沒有多子多福,正因為什麼都沒有,此時的如懿,才可以做一個無所畏懼的皇后!

然後呢?榮極必衰,酒滿自溢,擁有的太多,如懿在乎的也越來越多,子嗣、後位、君心,一樣樣,皆和弘曆有關,費盡心機的想護住他的一切,卻最終抵不過別人陷害的一個與侍衛“莫須有”的姦情。

那句“此生,我定護你周全”,那句“此生長久,不相欺,不相負,君無戲言,”猶在耳邊,還未散去,轉眼間,你就能做到“死生不想見”,弘曆,是怪你太薄情寡義,還是怪如懿太天真!呵!青櫻紅荔,不過如此!

烏拉那拉氏的皇后,果真沒有善終的,姑母如此,此前的幾位烏拉那拉氏皇后都如此,封后大典時太后一語成讖;皇后就是一個奉著的神位,什麼都是過眼雲煙,只要不為人所害,終究等得到一生榮華平安,只是,如懿你明白的太晚。

這大清的後宮裡,能讓如懿甘心赴死的只有弘曆一人罷了,心已死,活著也無非是有一日無一日。

魏嬿婉,機關算盡,一個莫須有的嫁禍如懿,她便成廢后,可你忘了,如懿這般聰慧的女子,怎會心甘情願的任人擺布!最後如懿冷宮自戕,也將一個莫須有的害死廢后之罪強加與你,怪只怪,決定生死的皇帝太多疑,如懿不過用命做賭,看看這位寡情的皇帝還記不記得當年的青櫻,為她最後一次主持公道。

猶記得,封后大典選吉日時弘曆說,“八月初二,你當年嫁入府邸的日子,八月,也是中秋團圓,希望與你,朝朝暮暮相見,年年歲歲團圓。”

如懿,最後的那一刻,想起這些,是不是天大的謊話,你可曾後悔今生真心錯付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