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雪跟運營商對簿公堂?《創業時代》郭鑫年:一切問題來源於壟斷

創業時代》里最近的郭鑫年,如站在懸崖邊上的絕望之人,後退一步妥協則會面對赤裸裸搶劫的運營商;前進一步則是萬劫不復般的粉身碎骨,他與那藍的心血--魔晶,從此在網際網路消失,選擇妥協或是跳崖,無非都是一死。所以,郭鑫年與運營商的這場官司,接受仲裁的結果亦是死,輸了官司也是死,用他自己的話說“我選擇安樂死”,他選擇了與運營商死磕到底,魔晶對抗運營商,如螞蟻憾大象,贏得幾率幾乎為零。

明眼人一看這場官司,就是運營商針對魔晶的兩次斷網,陰了魔晶一把,說是系統維護,實則暗動手腳,想將魔晶置於死地;投資股東都理解魔晶被黑,可面對掌握生死大全的運營商卻敢怒不敢言;妥協調解的結果便是:由運營商控股,統一運營,交出魔晶,就像敵人用槍頂在頭上,要錢還是要命,無非只有一個選擇,就是投降。

不過,這次的運營商打錯算盤了,遇上了難啃的硬骨頭郭鑫年,它自認為壟斷了整個行業,不遵守它制定的規則,無異於自尋死路;不過這次遇上將魔晶看的比命還重的郭鑫年,狹路相逢,再用以往的潛規則,似乎不妙。

來聽聽郭鑫年在仲裁庭上的肺腑之言吧:“一切問題的根源都是壟斷,因為壟斷,無法給老百姓靠譜的寬頻;網際網路中心統計,四兆寬頻造假率占了百分之九十一點七,中國內地網民,每一兆寬頻使用的費用是香港特區的四百六十九倍;網速大大降低,收費從未減少;漫遊毫無成本,手裡簡訊十年前是一毛一條,現在還是一毛一條,同城同網的手機之間傳遞簡訊,不需要成本,異地跨網一千條簡訊也不超過一塊錢,簡直是掠奪式收費!”;“對卷商不滿可以找證監會投訴,對銀行不滿,可以找銀監會投訴,對通訊不滿,可以找誰投訴?!”

肺腑之言,之所以羅列這些原話,是因為郭鑫年講的每一句,都深有體會;這是最貼近民生的一次事件,影射了每個使用手機的國人,《創業時代》劇組用心了,也夠豪氣,敢於直視,這些有些數據好多老百姓是不知道的,或者說即便知道又有幾個會較真到與運營商對簿公堂;這些誰沒遇到過一二,好些人覺得每月幾十元的電話費,消費的起,管他運營商賺多少哩!

於是當一個個選擇無關痛癢的選擇妥協時,總有那么一個眾人皆睡我獨醒的跳起來,選擇直視這些不公,亦如娛樂圈裡的演員韓雪;她將中國移動告上法庭,贏來了包月流量不清零;她將攜程的捆綁消費公布於大眾,贏來了做為消費者買或不買的選擇權,這些獲利的則是大眾,難道自個兒花費的這些“小錢”她會特別在意嗎?而是值不值得的問題,也是那些運營商大boss,將消費者擺在什麼位置的問題。

記得上學時,每學期充完飯卡,留下為數不多的生活費,每次用來買電話卡時都割肉般的心疼,但是沒辦法,因為獨在外地,每分鐘6毛的長途費,貴的心驚肉跳也得打,當時還發過一塊錢一條的彩信。還好,有像韓雪這般有號召力的不妥協的正能量,亦如劇里的郭鑫年,看著不公平的小事,即便是螞蟻撼大樹般的自不量力,敢於挑戰,一旦成功,獲利的是無數人,真英雄也。

圖片來自於網路,如有著作權問題,請聯繫我們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