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胡同》:京腔京韻里看精品

電視劇《芝麻胡同》正在熱播,劇中展現出的地道老北京人物風貌,主人公對話里的京腔京韻以及胡同平民生活的變遷,不僅勾起了電視機前老一代觀眾的童年回憶,也仿佛帶著年輕觀眾穿越到過去的時代,感受中國傳統社會裡的人情事理。

作為中國的首都,世界聞名的歷史文化名城,北京有著太多值得去挖掘的城市記憶。老北京文化以四合院和胡同為代表,在中國豐富多彩的地方文化中獨占鰲頭,顯示出穿越時空的魅力。該劇的導演劉家成執導的電視劇《正陽門下》,《情滿四合院》,《傻春》,《正陽門下小女人》等一系列作品,都在濃郁京味兒文化的背景之下展開故事,以平民的視角,細膩的敘事風格,向觀眾展現了不同時代下北京城裡小人物的喜怒哀樂。在筆者看來,與劉家成導演的前幾部作品一樣,電視劇《芝麻胡同》充滿了老北京特色的京腔京韻。然而不同的是,該劇的時空橫跨新中國成立前後,以北平老字號醬菜鋪沁芳居為背景,講述了發生在沁芳居老闆嚴振聲身上的因“兼祧”而引出的“一夫二妻”的情感故事。

作為一部京味兒十足的年代劇,《芝麻胡同》里的人物,無論大小,一張嘴都是標準的“京片子”。不僅演員的北京話說得漂亮,連帶著台詞里都處處可以聽到北京方言裡地道的歇後語。比如喝醬油撒酒瘋——閒(鹹)的;挺屍放屁——有緩;烙餅卷手指頭——自個兒吃自個兒……還有充滿地方特色的俏皮話:吃不窮,喝不窮,算計不到一世窮;折局子裡;給淹踐嘍等等。這些風趣幽默又道理深刻的生活語言被劇中人物如說相聲一般地說出來,讓觀眾忍俊不禁的同時,又深刻感受到老北京人的性情和脾氣。

除了京腔,《芝麻胡同》里也展現了韻味十足的京派傳統文化。頂缸,吞劍,抖空竹,摔跤……劇集一開始,男主角嚴老闆就坐著黃包車出現在鏡頭前,觀眾通過他的眼睛看到那個時代北京,也就是劇中人口中的“四九城”里隨處可見的雜耍藝人。老字號,傳統雜技,還有劇中第一次呈現在螢屏上的制醬過程,都充滿著濃濃的文化底蘊。

在《芝麻胡同》中,沁芳居老闆嚴振聲帶領著夥計們製作專門用於醃製醬菜的醬料。整個過程,雖然靠的是人力,工藝原始,但卻充滿了儀式感。這讓筆者聯想到另一部電視劇《紅高粱》里酒坊單家釀酒時的情景。要釀出上好的高粱酒——十八里紅,不光需要特殊的工藝,還要有一顆虔誠而謙遜的心。單家酒坊的夥計們祭拜的是酒神,而沁芳居醬菜鋪的夥計們唱著漢子的歌謠,敬的是祖宗,也是自己的一顆匠心。

老闆嚴振聲雖然是一個商人,但卻絕不是唯利是圖的奸商。他視醬菜的口味和質量比自己的生命還重要。為了買到豐潤的豆子做醬料,他涉險到關外進貨,結果搭上了俞家親大哥的一條性命。沁芳居資金緊張,嚴振聲寧願賣掉傳家寶——御賜的六品頂戴花翎,也不願意向鋪子的老顧客們催債。由此可見,傳統的中國商人是多么重視自己的顧客,可以看作是東方版本的“把顧客當做上帝”。

除了傳統技藝,《芝麻胡同》還涉及到了傳統社會的人情事理。劇中嚴振聲明明有一個妻子——林翠卿,兩個人連孫子都有了,卻奉自己老父親之命娶了大齡未嫁女——牧春花。值得一提的是,牧春花並不是嚴振聲朝三暮四娶回家的小妾,而是明媒正娶的正妻。這是怎么一回事兒哪?原來,這和嚴振聲的身世有關。他原本是俞老爺子的次子,剛出生就被迫過繼給了製作醬菜的姓嚴的舅舅,成了嚴家的兒子。過去,中國人注重子嗣傳承,膝下無子的家庭為了延續血脈,常常會從宗族或者是姻親家裡要一個孩子作為自己家的孩子,這就叫過繼。對於劇中的嚴振聲來說,他雖然是俞老爺的親兒子,但他已經姓了嚴,他的下一代也都姓嚴。能延續俞家香火的只有他那個姓俞的大哥,奈何這大哥還沒娶親,就因為陪著嚴振聲到關外買豆子,被人一槍打死了。思想傳統的俞老爺不願意自己俞家絕後,便逼著嚴振聲再娶一個老婆,作為俞家的兒媳婦,生的孩子跟俞家姓。這樣一來,嚴振聲實際上肩負起了兩個家庭:嚴家和俞家延續子嗣和血脈的重任。這在傳統社會裡叫做“兼祧”。嚴振聲對父親很孝順,加上心裡對死去的大哥懷著愧疚,便只能順父親的意思,同意再娶一個妻子。而就在這時,美麗而善解人意的牧春花走進了他的生命。

演員王鷗扮演的牧春花是個命運坎坷的女性。她為了救治重病的父親,願意犧牲自己的幸福。也正因為此,她被俞老爺子看中,成為俞家媳婦的人選。嚴振聲與牧春花的這段情緣幾經蹉跎。在這段過程中,牧春花與嚴家人慢慢地有了不是親人勝似親人的關係。值得說的是,對於當代觀眾,嚴振聲,林翠卿和牧春花之間的情感糾葛並不是非常容易理解的。他們之間既不是傳統社會中妻妾家庭關係,也不是現代社會中原配和“第三者”的關係。而這正是該劇的時代特色。劇集講述的是傳統社會裡的人情關係,它包括了親情,友情,而並不單一的男女愛情。

毫無疑問,作為主流衛視熱播的大戲,《芝麻胡同》擁有精品劇的觀感。無論是服裝,道具,場景還原,還是主要演員的表演,都給人以流暢,自然,純熟的感覺。除了精良的製作之外,該劇還有一個最大的驚喜,那就是演員劉蓓。久違螢屏的劉蓓在劇中扮演嚴振聲的妻子林翠卿。林翠卿是一個有自己個性的傳統女性。她性格直爽,打理家事和沁芳居的生意是一把好手。她是主人公嚴振聲的賢內助。嚴振聲十四歲時就娶了比自己還大幾歲的林翠卿,在嚴振聲的心裡,他對翠卿的尊重和信任是比愛情還多的。生活中的林翠卿喜歡上海灘的流行歌曲,生活講究有情調。劉蓓的林翠卿既不失當家夫人的“款兒”,又於細微處流露出女性特有的嬌俏,生動地塑造出了這樣一位生在新舊相交時代下的女性。

時代變遷,做人的道理其實並沒有大的改變。《芝麻胡同》帶來的啟示,就等觀眾在觀劇之餘細細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