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盛長歌》楚王寧弈和辛子硯,在一本正經的互撩中權謀定天下!

見過古裝戲裡君臣關係融洽的,頂多也就是君向臣訴訴苦,臣向君撒撒嬌,還真沒見過像《天盛長歌》里楚王寧弈和他的地下謀士辛子硯這樣的。這兩人一旦湊在一處,在外人面前他們總是做足了戲,而獨處的時候則是CP感爆棚,相互間撩的不亦樂乎。 

這兩人都有著十足的幽默細胞,說起話來非常逗趣,兩人又極其的默契,能夠一下子看穿對方的心思。在這充滿陰謀詭計的奪嫡鬥爭中,有這樣一對君臣的也是充滿了樂趣。

1. 初次同框楚王為辛少保量體裁衣

在劇集的最開始,辛子硯當朝為太子駁回楚王入青溟書院,轉眼間這二人便十分熟絡的在一起。辛院首剛邁進門,小裁縫楚王便手持尺繩仔細的為他量尺寸,而他也不客氣,不說話的時候還真以為是裁縫和顧客在交流呢。

辛子硯是一個可以把隨心所欲演繹的自然到誰都不討厭的人,他在皇帝面前也是如此,在共謀大事的楚王面前更是真實的做著自己。

2. 出謀劃策從來都是兩人合力完成

楚王不比那些剛愎自用之人,一有主意就聽不進去別人的建議,也不是腹無點墨的草包,只知道一味的依賴於身邊的謀士,他有理想和野心,而他的胸懷和才智也稱得起他的宏願。

辛子硯受三皇子之託輔佐寧弈成為一代聖主,而他自己身懷曠世之才,也需要有一個正確的通道發揮自己的才能。因此他和辛子硯在一起,是在互相成就對方,這樣才智上不分伯仲的兩個人在一起合作,相處輕鬆又事半功倍。

3. 楚王得意忘形時,辛院首一盆盆的潑涼水

在楚王自以為通過閔海海寇的指證,就可以徹底扳倒閔國公常遠時,辛子硯看得很清楚,人家辛辛苦苦的經營了大半輩子,怎么會輕易的讓對手得逞。可是這時候的楚王報家仇除國賊心切,於是他志得意滿地只等這一天的到來。 

辛子硯見勸他不成,便如同小孩子置氣一般,說著一些將來沒有顏面見三皇子寧喬的氣話,說完氣呼呼的拂袖而去。這要擱一般的皇子,早就治謀臣一個大不敬的罪過,而楚王則是像和朋友爭執了一番那樣一笑而過。

4. 楚王失意心灰意冷時,辛少保陪他發泄陪他借酒消愁

常氏一脈樹大根深盤根錯節,楚王的計謀自然是一敗塗地。寧弈有著大智慧,自然也有他的驕傲,本來是勝券在握,結果生生成了一個笑柄,於是他心灰意冷的躲在府中借酒消愁。辛子硯來了,他以為是來看自己熱鬧的,其實人家是來陪他疏解心中的煩悶。 

楚王說自己就想這樣借酒消愁,辛子硯說自己願陪他一醉方休;楚王說自己受打擊無心再奪嫡,辛子硯便說管他什麼明君盛世,願和他一起歸隱山林。 

這段對話看得人莫名感動,只有真正懂你心疼你的人才會這般由著你任性。其實誰都知道楚王這會兒說的都是氣話,可是如果沒有辛子硯這樣一問一答捋順他的毛,他心中的鬱結何時才能散開啊?

5. 兩人既是君臣盟友,也是福禍相倚的知己朋友

論公楚王和辛子硯是君臣盟友,而從他們兩個人的相處模式來看,兩人有著共同的理想志向,行事又都不走尋常路,私下裡在一起比一般的朋友還要好親密,儼然是知己 。

奪嫡是一個充滿兇險和陰謀味道的漫長過程,周遭又有一個接一個的皇子虎視眈眈的盯著,寧弈和辛子硯早已是利益共同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患難中兩人已被牢牢的綁在一起。

都說君王是孤獨的,殺伐決斷間已斬段世俗情誼,處在奪嫡大戰中的皇子們不也是如此嗎?還好楚王有辛子硯的陪伴和輔佐,讓他在權力爭鬥的道路上可以覓得一片真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