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歲月第9集

第9集:朱鎖鎖單獨接單 章安仁女友進城

請選擇集數

收起

由於最近股市行情並不好,所以章安仁提議蔣父可以關注地產,結果蔣父不以為然,自稱已經賺得滿倉。與此同時,老祖母因蔣母晚歸而埋怨幾句,尤其見她經常買來各種黃金飾物,愈發不滿。

蔣母思及蔣父變本加厲地炒股,於是私底下把銀行卡交給蔣南孫,裡面都是她自己的私房錢。蔣南孫得知母親用購置假首飾的方式存下這筆錢,心裡有些不是滋味,朱鎖鎖安慰蔣母,承諾會照顧好蔣南孫,也讓章安仁保證會讓蔣南孫幸福。

回家途中,章安仁好奇問起葉謹言與戴茜的關係,也在蔣南孫的講述中獲悉精言集團建立初期的情況。原來當年葉謹言創辦精言集團,戴茜曾是他的左右手,只不過後來因為其他女人捷足先登,繼而導致戴茜選擇離開精言集團,所以在某種意義上,葉謹言對戴茜存有虧欠。

葉謹言在上班時請朱鎖鎖喝咖啡,朱鎖鎖受寵若驚,乖乖地跟著他走進電梯,因為氣氛十分尷尬,只能趁機找話題,結果反被葉謹言提醒以後注意穿著問題。楊柯發現朱鎖鎖與葉謹言之間有些聯繫,索性打趣喊她朱姐,同時試探她是不是葉謹言派到自己身邊的臥底。

董教授將松江酒店揭幕式的邀請函發給蔣南孫,章安仁主動開車送她,隨後表示要去車站接國中同學,所以讓她晚上一起吃個飯。蔣南孫倒是不介意對方是女同學,可沒想到章安仁卻打算讓女同學住在家裡幾天。

來到松江酒店後,蔣南孫看到酒店的裝潢很是驚艷,不由想起之前王永正認真工作的樣子。董教授坦言昨晚王永正已經來過,於是蔣南孫決定親自去找他,怎料竟是撲了個空。

本來王永正已經訂好出國的飛機票,結果當他收到朋友的訊息後,立即改簽機票,並在酒吧為蔣南孫唱了一首歌。舞台上的王永正,有著不同以往的魅力,蔣南孫認真地聽著歌,嘴角帶著笑意。

演出順利結束,蔣南孫送走王永正,隨即前往飯店見到傳聞中的女同學袁媛。她是章安仁的同鄉,亦是青梅竹馬,所謂青梅不敵天降,但感情再深,日積月累總會淡去,偶爾也會回味一些年少無知的懵懂。

正因朱鎖鎖了解男人普遍如此,所以她擔心蔣南孫應付不了袁媛,於是親自上陣試探,果然發現章安仁與袁媛的關係並不簡單。朱鎖鎖絲毫不留情面地變相譏諷袁媛茶味過重,並且決定當晚留宿,與蔣南孫睡在一起。

袁媛表現得過於心機,以至於她第二天早上便開始賣弄廚藝,故意做些章安仁愛吃的食物,絲毫不掩飾自己對章安仁的了解。

朱鎖鎖認定楊柯的能力,一心想要跟他打拚事業,於是提出獨立接單的想法。楊柯早已打算給朱鎖鎖介紹客戶,所以特地要求她先要學好高爾夫,朱鎖鎖為能成功拿到客戶訂單,不惜在高爾夫場苦練球技。

因為太過無聊,朱鎖鎖打電話約蔣南孫見面。蔣南孫好奇楊柯為何會有那么多的紅顏知己,但是朱鎖鎖卻認為楊柯的確很有魅力,甚至每個女朋友都能念及他的好處。朱鎖鎖打定主意賺錢買房子,並提議蔣南孫回家住,然而蔣南孫則表示要在浦東坐鎮,決不能留給章安仁和袁媛的獨處機會。

如今袁媛找到咖啡店服務員的工作,更是打算留在上海。朱鎖鎖先去咖啡店提醒袁媛以後遇到事情找自己,隨後假借應酬客戶為名,主動為楊柯舉辦生日宴會,並且套用網上的金玉良言向楊柯表達感謝。

範金剛將楊柯生日宴會的照片拿給葉謹言,並且批評楊柯的生活放浪形骸。葉謹言讓範金剛把朱鎖鎖找來,開門見山地道出精言集團離不開楊柯,以及競爭對手在挖牆角的情況。

葉謹言希望朱鎖鎖能幫自己監視楊柯的跳槽動向,朱鎖鎖考慮到楊柯對自己有知遇之恩,於是當場回絕。範金剛認為朱鎖鎖不識好歹,但是葉謹言更加看重楊柯與朱鎖鎖。楊柯得知朱鎖鎖沒有出賣自己,立即帶她去見客戶。